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APH】理由。(港中、米英、英香、不一定還有一點點法英) CH1

(唉很聳動的標題、我沒節操了XDD)
(嗯、CH2如果出來是奇蹟吧(踹飛),因為這個從去年打到現在(艮)



以下正文。

六月下旬。

  難得的,倫/敦有個太陽能露臉的下午,暖烘烘的氣候十分宜人。



  香/港瞅了瞅窗外碧藍無雲的天空,深棕色的眸子幾乎瞇成了一直線,陽光過於刺眼了些……想想,家鄉的氣候四季皆是如此,有時甚至熱得像熱浪來襲般,炙熱難耐。『啊啊──不曉得哥哥他們現在生活得怎麼樣了?』的想法油然而生。



  靜靜地,香/港好似神遊一樣,在廚房內發楞。手裡端著兩只杯子,底下各墊了個碟子,一旁的木製餐桌上則擺著一枚瓷壺,裡頭是剛燒好的熱開水,瞧瞧也只剩沒將茶葉泡進去了。



  老實說,香/港一點都不擔憂會趕不急「那個人」回到家的時間,由於今天是國際會議的緣故,他抵達家中的時間可說是分秒不差的固定,而香/港每次也十分準時地被置好下午茶該有的東西。不疾不徐,香/港如散步般緩慢走入客廳。碟子和精緻的陶瓷杯皆被他排得整齊,於客廳中央的桌子上面對面。



  拿起原先放在桌面上的茶葉罐,「啵」地,蓋子應聲被香/港轉開。撮了一小撮茶葉,丟進瓷壺裡,隨後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,稍歇一會兒。





  ──茶葉的味到好像與平時有些差別……



  「小香,我回來了。」



  突然,玄關納而傳來「喀啦」的開門聲和略高的男音,硬是打斷/香港的思緒。他吃了一驚,卻沒讓訝異顯現於臉上,而連忙上玄關前去迎接那個人。



  「英/國先生,今天get home的時間特別早。」



  香/港回以平板的語調,稍嫌冷漠了點。亞瑟輕笑,淺如朝陽金般的髮絲隨著來回搖晃,彷彿在嘲笑著:自將香/港帶來英/國後,便一直保持沉默寡言,無法對亞瑟敞開心房啊。



  即使如此,那孩子仍非常討亞瑟喜歡,畢竟香/港十分乖巧體貼。好比亞瑟偶爾電視看晚了,一個不留意墜入夢鄉,香/港怕吵到他了,非但不會立刻喊醒他,反而是小心翼翼地替他蓋上被子,然後靜悄悄地依偎在亞瑟身旁,陪他一同入眠。



  但冷若冰山的態度卻始終如一,真希望他能夠放開朗一點。亞瑟暗暗抱怨。





  「Hum、英/國先生,我不知道你會提早回來,so,茶……」



  「我知道。是會議提早結束的,我不介意。說到那會議啊……」



  亞瑟邊說邊坐了下來,香港亦跟著坐上椅子。



  一如往常,亞瑟又開始滔滔不絕地抱怨會議上的種種,例如『美/國那傢伙又把自己當作Hero在發表無意義的言論』或『那個法/國老是故意為了反對而反對』啦,等等。說也奇怪,香/港從不會阻止,反而默默傾聽。他非常嚮往會議上那種熱鬧──在亞瑟家裡,香/港並沒有任何玩伴,前者又總有事外出,一天到晚不見人影,和王耀那兒可天差地遠了!看勇洙因為調皮而被灣姐姐追著怒罵,經過中庭的大榕樹下時,自己與菊肩並肩靠著討論書籍中的內容,王耀則在長廊上品茗。兄弟姐妹在一起好不熱鬧。──據說,亞瑟也曾有幾個弟弟,不過在香/港搬進來錢就各自獨立了去。



  另一個讓他很有性子聽亞瑟怨言的原因,是由於亞瑟偶爾會提到他熟悉的名字──王耀。在相距足足跨越了一整個歐亞大陸的情況下,要連絡家人可不是件容易之事,*何況英/國政府限制住了香/港出境的自由,想得知大家的消息,大概也只能透過亞瑟這中間人了吧。

  (*配合劇情設定,並非真實歷史情況。)





  「是說,小香啊……」亞瑟話鋒一轉,跳離枯燥乏味的話題。指著碟子邊緣的手,引導香/港的視線。「你忘了放湯匙了。」



  「啊,真抱歉。」語畢,香/港趕忙起身,準備進廚房拿湯匙時,亞瑟卻喊住他:「坐下吧,我來就好了。唉,我也不想老是麻煩你。」



  香/港僅點頭,沒有答腔。



  平常打掃洗衣煮飯統統都交由香/港打理,亞瑟只是有時幫個小忙,洗洗碗盤收收被單霸了,所以他才想多近點力,不管多細碎的瑣事。





  香/港發著呆,直至「叮咚」的門鈴聲大作,才緩緩站了起來,步向玄關。



  瞥了眼站在門外的那個人,鮮豔的紫藍色軍服及亮紅色的褲子,十分明顯是法蘭西斯了。他對著香港眨眨眼,後者則毫無動作,一點也沒有想替他開門的意思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APH - ジャンル : アニメ・コミック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