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APH】割讓前夕。(香中心)

*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。

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
在此做個愛稱(稱呼)總整理(依年齡順位XD):

中/國─王耀。 NINI是習慣用法。
日/本-菊、本田。
韓/國-任勇洙。
台/灣-小灣、灣兒、灣姊姊。
香/港-小香。 港仔是愛稱。(雖然我香君用得比較習慣)

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

  
  大家,都睡了。只剩他,獨自坐在寬敞的床上,抬頭望著窗戶外頭那輪明月。

  
  總覺得,最近看什麼都厭煩了──

  
  嫌床的木板老舊,每晚都會發出煩人的吱嘎聲響;嫌被單不夠保暖,冬將軍一來身子老頻頻打顫;嫌月光太過刺眼,明亮得讓他無法好好入眠。

  小小的手掌,用力地握住純白柔軟的蠶絲被。
  這也不能怪罪他。畢竟,任誰淪為被分食者,一定會對世界萬物深感絕望,何況是由於他人的戰役失敗而遭出賣……「出賣」?也太不悅於耳了吧……

  
  ──西元一八四零年,鴉/片/戰/爭,中/國戰敗。

  
  在這個國際競爭聲勢日益高漲的時代,誰不希望擴大領土,成為像過去羅/馬那般強勢的帝國?不可能會有的。因此,趨勢迫使國與國之間的爾虞我詐、殺戮的開端,「弱肉強食」已是無可避免。而他,香/港,正是時代潮流下的犧牲者。

  
  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

  
  香/港確確實實了解這話的涵義。菊他有先見之明,早在西洋勢力侵犯亞洲前就做好迎擊準備,壯大勢力。而他呢?悠閒地躲在王耀築起的屏障之後,當清醒過來時,說什麼都太遲了,條約上白底黑字、明明白白是將他簽讓出去的證據。

  
  想起來,令他眼角微微溼漉……若他能稍稍平定自己的情緒,一定可以發現外頭急促的腳步聲。

  
  「小香,我進去囉,阿嚕。」聞言,香/港趕緊拭去險些奪眶而出的淚水。對方逕自開了房門,面帶愧疚地凝視了他好一陣子,才走到床沿邊坐下來。束的低低的頭髮散發出洗髮精的香味,連衣服上的味道也撲鼻而來,然而兩者的混合卻十分不搭調。

  
  香/港因稍嫌詭異的味道而別過頭去。但王耀以為那表示他絲毫沒有要正視自己的意思,雖有些慌了,卻仍鎮定、不疾不徐地開口:「心情亂糟糟的對吧?」

  
  他沒有答腔。

  
  「有什麼事要說出來啊,別全悶在心裡頭。」王耀急了心,下意識握住香/港宛如楓葉般大小的手,力道差點要控制不住,令後者皺了皺眉。見狀,王耀略為驚心地鬆手。

  
  他苦笑一聲,「自己的過錯卻無法自行承擔……很要不得吧?」這麼問道,使香/港深感疑惑,側過身來面對著王耀。前者搖了搖頭否定。

  
  「……當真不這麼認為?」

  
  香/港點頭。

  

  「小香,說實話,真是如此?」王耀接二連三質問,或許是想尋求心靈上的慰藉,一句話也好,即便是恨也罷,說些話讓他知道他真實的思慮,總比莫不吭聲要好上幾百倍。但那孩子和菊一樣,所有問題都自己承受,就算到最後一刻,除非逼不得已,否則依舊選擇獨自擔下責任。

  
  果真不出所料,他仍是輕輕點頭。

  看來,問什麼都只有千遍一律的答案。王耀站起身,微蹲,摸摸香/港的頭後,旋身離開。


  
  我認命了,就別再來動搖我的決定。
  不是灣姐姐,也不是勇洙。 是我。
  因為,哥哥你很清楚,依他們的情況……是會哭鬧而抵死不從吧?

  
  
  拉上房門。香/港略帶苦澀地微微一笑。

×

  
  長廊上,紊亂的腳步聲像迫不及待要玩耍的孩子般直直衝向香/港的廂房前。「唰啦」地,門應聲被豪不客氣地推開,犯人也緊接著豪不客氣地跑了進去。一躍,跳上了香/港的床鋪。

  
  受害者還來不及反應,僅僅「噗啊」一聲,便立刻被緊緊壓在被單底下,起不了身。對方將全身的力量都拿來制住香/港的動作,後者即使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仍無法掙開束縛。

  

  想也知道是那傢伙──

  

  香/港默默抱怨了一會兒,隨即對著被單外頭的「那傢伙」破罵:「任勇洙!給我起來啦你!」

  「唔,小香,你生氣了啊?」勇洙撇撇嘴,心不甘、情不願地乖乖坐到一旁去。香/港重拾自由的瞬間,完全拋開形象地大口吸著新鮮空氣。不忘瞪視勇洙那罪魁禍首。「太過分了,你……」

  「噓──要罵等一下再說啦,在小灣面前要保持形象,對吧?」勇洙俏皮地眨眨眼。聞言,香/港不太高興地給他後腦杓吃了記拳頭。勇洙吃痛一叫,聲音卻被更高亢的女音蓋過。

  
  「勇洙,你太詐了!自己一個人先偷跑!」台/灣指控,然後也不甘示弱地跳上床鋪。香/港不免幾分詫異。「怎麼……你們都來了呢?」

  「嗯,是哥哥和我們說的。做事該趁即時,別等機會溜走才後悔莫及……」台/灣解釋。

  
  香/港的心突然加速跳動──他們已經知道了嗎?
  他並不想讓他們知道這事情的,早先不就和王耀說明白了嗎?既然這樣,為何……


  「小香……」
  又一次噠噠地腳步聲。停止,這回,換作一個高大的身影站立於門口。香/港沒什麼理會,單純是禮貌性地抬起頭來,眼神稍嫌怒視地盯著那個人影。

  
  對方苦笑,想必香/港是誤會了些什麼。

  
  他不疾不徐地也走到床鋪旁,彎了腰,貼近香/港的耳邊輕語:「今晚是最後一夜了吧,該不該向他們坦白是你的自由,我不會幫你做任何抉擇的,懂嗎?阿嚕。」

  「好了,」王耀提高音量,同時又站直了身子,對著另外兩孩子說道:「回自己房裡……」

  「咦!大哥,你不是才剛答應今晚可以再小香房裡一塊而睡的嗎?」

  「勇洙你別老這麼急性子,哥哥我話還沒說完,回房間拿被子過來吧,阿嚕。」

  「好!」言迄,勇洙二話不說,第一個搶頭陣衝了回去。台/灣則咕噥著「又先跑掉了」,然後加緊腳步尾隨出去。獨留香/港和王耀做在那兒。

  「哎哎,我也去將被單拿來吧,阿嚕。」王耀伸伸懶腰,才剛跨出第一步,就被香/港扯住衣角阻止。

  「謝謝你。」

  
  王耀莞爾。


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.-

  

  這是篇卡了很久的稿。


  希望有看懂最後一句小香的謝謝的涵義,看不懂我再解釋好了(毆飛

  港仔真的是清夜天/朝(古代中/國以天/朝自居哦(這不用講吧!))組裡的第二順位。
  NINI擺第一。

  溫馨的勇香也很萌這樣。

  (這傢伙只要是亞細亞五人幫的都可以隨便配CP唉)

  
  食用愉快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APH - ジャンル : アニメ・コミック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