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おそ松さん】Onset(宗教長兄松)

  

*我流宗教松
*設定關係整組人馬搬到美利堅南方
*痛語苦手摸索中,另外這裡的次男正經八百




  
以下妄想氾濫的正文。



*楔子


  曾經,人們走過一個風聲鶴唳的年代。


  無數生命消逝於一架架聳立的絞刑台之上。


  當時的人們如此深信,絞刑是袪除惡魔最有效、也是唯一的手段。而信仰的忠貞與否,則決定了你生存的權利。當你背離了那崇高天父,路西法便趁隙噬去你的靈魂,同時,你也失去了生而為人的價值──


  曾經,人們以為自己走過了那個道德淪喪的年代。


  那個爭相將彼此推向死亡懷抱的年代。



  【Onset】



  慵懶地打了個大大哈欠,雙手卻分文不動地,交疊於一丘隆起的小腹之上。停頓半晌,男人微微翹首,又是一個毫不避諱的呵欠,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。一舉一動盡是如此堂而皇之。


  在一片肅穆的氛圍裡,位於第一排教堂長木椅上的おそ松,顯得格外突兀而惹眼。


  左手邊,一名坐姿端正的婦人不甚高興地皺起了眉頭,警告似地斜睨了身旁那無所顧忌的傢伙一眼。然而,對於那樣充斥著慍怒與不悅的灼熱視線,被關注的傢伙只是痞痞一笑,上揚的嘴角勾出了一個令人討厭的弧度,理所當然地選擇了悉數無視。


  認真聆聽臺上人的演說什麼的,他可從來沒有考慮過。


  早已脫離椅背的臀部又向外滑了些許距離,おそ松的目光隨著婦人視線移轉,一同落回了佇立於講臺上頭,那位一襲黧黑長袍的神父身上。


  陽光自大片彩繪玻璃窗滲透而入,彷彿神明降予的恩賜,沐浴於熠熠光輝中的黑髮男人,和著教堂如初雪般的純白與潔淨,入眼的景象頓時莊嚴得令人炫目。おそ松深棕色的眼眸幾乎瞇成了一線,依然無法將對方看得透徹清晰。


  蕩漾耳際的低沉嗓音成了確認神父——確認カラ松依然存在的唯一方法。


  厚實、沉穩而莊重。與平時浮誇模樣天差地別的態度,每每令おそ松驚艷——這也是他願意耐下性子,前來聆聽這無趣布道的原因之一。不疾不徐的悠然仿佛音樂家拉響了百年大提琴,獨特的磁性是那麼引人入勝。


  要是平常也這麼穩重的話,肯定有不少女孩子倒追的吧。おそ松想著,勾起的嘴角溢出三分的讚賞,以及七分的諷刺。


  「不過,什麼時候才會結束?感覺比之前還要難熬。」


  喃喃自語地抱怨著,おそ松精疲力竭似地闔上雙眼。對這顯露疲態的男人而言,カラ松的聲音再怎麼美若天籟,也難以消弭演講內容的乏味。


  ──啊啊、想睡了呢……




  「My dear friend。」


  睡眼惺忪地抬起頭來,おそ松眨了眨眼,衝著本該站在講臺上的男人嘻嘻一笑。不知何時,整座教堂裡只剩下他與他兩個人,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對方便已立足於自己身旁,おそ松甚至沒有聽見木質鞋跟敲擊大理石地板的「咖咖」聲響……看樣子這回睡得可熟了。椅子上的男人賠笑著,卻沒有絲毫抱歉的意味。


  「如果對布道沒興趣,你大可留在家裡等我啊。」


  一手抱著聖經,黑髮神父站得挺直,拘謹而一絲不苟。自おそ松的角度仰望,幾乎看不到對方的臉龐,只能勉強瞄見,從那俊俏眉宇之間流露出了道不盡的無奈——但,那又與他何干呢?おそ松並不是會拘泥於他人感受的傢伙。


  至少,在他不想配合對方的情況下不是。


  交疊著雙腿,坐姿隨興的おそ松側傾著上半身,支手托住鼓起的腮幫子,像個難以伺候的男孩,二話不說駁回對方的提議:「哎──才不要!一個人留守多無聊啊!」


  「噢、難不成是迷戀於我的wonderful voice才執意跟上來?真不愧是my friend,果然有眼光。」


  扶著額間,カラ松微微俯首,開口便是那難以恭維的自吹自捧。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,おそ松似乎也習以為常了,敷衍地應了「好好好」三個字,一面拉直背膀,伸了伸懶腰,逕自接上了一個毫不相關的話題:「啊——明天早餐想吃鄉村麵包。」


  一個蹬腳,おそ松迅速地站了起來,踩著碎步,繞了個圈。カラ松眨了眨眼,眼前男人就猶如天生羽翼的知更,那連串動作輕盈得不可思議。他看著他悠悠停下步腳步,背著自教堂天窗灑落的閃爍日光,一瞬間,似乎有一對巨大的墨黑色翅膀,若隱若現於おそ松肩胛上頭──


  ──年輕的神父驀然一愣。



  「嘿、神父……神父大人?」


  見對方一語不發的反常模樣,おそ松松輕輕地開口,試圖喚回那陷入沈默的傢伙。


  仿佛不知神遊何方的心剎那間被扯了回來似地,カラ松吃驚地怔了怔,半晌才作出反應:「啊……哼、為了親愛的朋友,我可以親手製作充滿愛意的麵包給……」


  「我想吃哈德森太太做的。」


  おそ松雙手背在後腦勺上頭,無所忌諱地打斷了カラ松,又兀自朝著教堂門口邁步而去。


  「經過時順道買回去吧。」


  「啊、還有雞蛋,早餐少不了的半熟水煮蛋!」


  「……我知道了,都買吧。」


  カラ松嘆了口氣,旋即大步跟上おそ松,徒留皮靴敲響地面的清亮跫音,迴盪於那闃其無人的偌大空間。




  後記:
  我寫得,很開心(廢到炸
  這篇會特別著墨於長兄松的互動,其他四兄弟的出現仍然是未知數、嗯……
  因為我是長兄腦!(被爆擊
  先提一下這裡的六兄弟基本沒有血緣關係,因為是宗教松嘛XDD
  苦手的人還請自行繞道了!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