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密室】似曾相識(主線二)

  *密室企劃任務。


  逃出那充滿設計者惡趣味的整人機關後,便與自稱是「E隊」的人馬暫時合併。一條人龍在狹窄的密室通道中拖得綿長。

  空氣比甫入密室時更顯悶熱,或許是人數倍增的關係。席音擦去額前汗水,默默於心底下了定論。對於習慣了歐洲怡人氣候的席音而言,這樣的溫度實在難以消受。 暗暗抱怨半晌,他仍舊跟著前方人員的步伐。這是他現下唯一能選擇的路。

  稍嫌匆忙地前進,也不曉得走了多久的路程——在不見天日的密閉空間裡,對於時間流逝的敏銳度也變得遲頓。 一路上只有陣陣交頭接耳的悉窣聲響,令人漸漸感到心浮氣躁……


  「嘿、這是什麼?」


  人群終於停下腳步。


  不曉得是誰發出的疑問,在思緒一團混亂的情況下,席音無法特別去注意。 他奇怪地抬起頭來,覷著濕漉牆面上掛著的兩個標示:一個紅色十字及一個綠色骷髏——這又是哪門子詭異的選擇題?席音不太愉悅的蹙起眉頭。從踏入這個實驗場開始,一切的一切都令人覺得噁心。



  「要往哪走?」


  前方那個黑色長髮的女孩回頭問道,代表著另外一道選擇題的開始。

  綠色骷髏無論怎麼看,就是有一股說不上的怪異。席音瞥了眼沾滿水氣的螢光綠色標誌,眼裡流露出明顯的厭惡。當組員表決著該往左往右時,他果斷地站向十字陣營那一方。


  「Medical?」

  席音喃喃一句,那是他對於紅色十字的意涵最為熟悉的解讀──從那時開始,他時常出入的地方,永遠都矗立著一個高大的紅色十字。


  另一匹人馬似乎也選擇了相同的路,一行人便朝著相同的方向前進。路的盡頭座落著一個房間,斑駁的灰黑色牆面令人摸不清它真實的年紀;門上一面玻璃黑得無法窺視室內情況。


  前方的人將門推了開來,一股稍嫌刺鼻的味道驀然襲來,令席音反射性望後退幾步。


  人流陸陸續續地灌入那似乎是廢棄醫務室的空間。


  抱持著不一定能找到些有用東西的想法,席音忍受著陣陣嗆鼻的氣味,快步踏入。倘若沒有手電筒的照明,室內根本如深淵一般黑暗而五指不見,雖然現在的光源依然稱不上足夠。勉強靠著那微弱的光,他望著更裡頭的方向緩步而去。


  一個個廢棄紙箱雜亂無章地堆疊,擋住了席音的去路。他瞥了瞥灰褐色紙板上頭磨損而略顯模糊的標籤,勉強認得出「醫藥用、碘」幾個白底黑字。索性蹲下身子,他撥開滿是灰塵的層層紙箱,尋覓起任何一點可能的曙光……


  一陣翻箱倒櫃似地混亂中,席音漸漸感到暈眩而不適。他有些想吐--此地不宜久留。腦海裡閃過的想法令他加快了動作的速度。一會兒才終於在一處不顯眼的角落,發現一罐僅存的暗棕色玻璃瓶。那是罐優碘。他急急將罐子撿起,沒來得及多想,一個起立,一個轉身,三步併作兩步,飛也似地衝了出去。


  逃離了那令人窒息的空間,席音大口喘著氣,即使外頭的空氣不甚新鮮,總比醫療室裡那股化學藥品的濃烈味道好得多……



  他厭惡和那裡一模一樣的味道。


  「再忍耐一下,就可以了。」

  他低咕,掄緊拳頭的指節微微泛白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