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密室】Beginning(主線一)

  *密室企劃任務。


  電子設備「噗滋噗滋」的嘈雜聲響驀然貫入耳際,尖銳而刺耳的噪音令席音作嘔。

  他皺緊了眉,那一雙奧藍如海的眼底恍若掀起了一陣暗潮,洶湧得可怕。他狠狠瞪視著收訊不良的擴音器,直至下方那面電視螢幕一陣閃動,漸漸清晰的畫面裡映上了一張男人森白的臉,才轉移了他的注意力。


  「What a strange man……」

  席音瞇了瞇眼,不由地低咕,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,評論著眼前男人怪異而病態的模樣。後者一襲鮮明的博士白袍與一旁晦暗的背景形成強烈對比,卻又透露著一股莫名的無違和感。半晌,自稱是佛薩克的他開始顧自地開口,彷彿是預錄的影像片段一般,平板地介紹著自己的身分與這次實驗的基本規則,毫無起伏。


  那真是一段冗長的指南。


  仔細聆聽著男人的話,擴音器傳來的雜音已不若方才那般可怕而令人躁鬱,席音長吁了口氣,鬆開了緊瑣的眉宇。那種撒旦言語般的噪音,他強烈祈求著不會再出現第二遍。



  室內除了佛薩克淡然的嗓音外,淨是一陣沉默,四周氛圍卻不如預期來得令人緊張。或許是那群被歸類成「隊友」之人的關係,至少他們並沒有一般人反應的驚慌失措,僅是默默地聽著,那無懼於近乎死刑宣判的一群人──來到這裡的人,果然都擁有一種特別的韌性……


  驀地,男人毫無情感的聲音嘎然而止。


  「……那麼,實驗開始。」


  佛薩克昭告了始動訊號的瞬間,訊號一斷、燈光一熄,密閉的空間裡陷入一片無盡的黑。


  席音一怔,即使是預料之內的情況,過於突兀仍令他略顯驚嚇。摸了摸頸後試圖平撫情緒,他開始左顧右盼起來,和「隊友們」尋覓起任何可能的光源。須臾,所有人都發現了,除了一扇黑色大門的門把上,卡著一只微亮的手電筒外,已經沒有其餘會發光的物體存在。

  人們討論起了該不該取下那道光源。

  金髮的少年雙手懷抱胸前,並沒有介入的打算。直到高登──那個方才唯一搭過話的人──拋出向所有人徵求意見時,才開口吐出一句「it’s up to you(看你們吧)」,說得雲淡風輕,巧妙放棄了自己握有的決定權。這種「to be or not to be」的難題,他並不打算多所思考。



  「拿吧,不然什麼都做不了。」

  穿著黑黃配色衣裳的女子開口,為爭論畫下一線休止符。


  情況雖稍嫌茫然,手電筒被摘下仍成了最後決定。霎時,一陣轟然巨響,密室晃動如地震侵襲一般劇烈。反射性地望向一旁,席音瞠圓了眼,一副難以置信地看著正在移動的牆面──牆壁在移動!所有人都注意到了,室內登時揚起一陣壓抑的騷動。


  牆壁一點一點迫近,移動的速度明顯可見,強烈的壓迫感震懾得令人幾乎窒息,令人神經緊繃到彷彿能聽見耳邊傳來了若有似無的呢喃──


  開始,逃吧,這是一場生存遊戲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