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紙箱戰機】月が綺麗ですね。(阪金)

  *台譯注意。
  *13、4歲間我流衍伸。


  「啊嘶──痛痛痛、痛……」


  低低哀號幾聲,栗色短髮的男孩顧不得身著和服的好看形象,望後一跌,匆忙逃離了原先跪坐的姿勢。慢慢伸直早已麻得發疼的雙腿,他微微彎下腰,做起了簡單的舒展操。


  「還好嗎,小阪?」


  見阪皺著眉頭的難過模樣,一旁釉黑髮色的男孩關心地詢問道──對方明明不習慣長時間的跪坐,卻興致勃勃地堅持著要和他一起過傳統的十五夜賞月。沒辦法拒絕那樣殷情的邀約,他便跟著阪於屋外的木製長廊上鋪了軟墊,並肩而坐。


  無奈地一個莞爾,他開始思考當初應約而來究竟是好還是壞。


  隨性地按摩著小腿肚,阪一邊抬起頭來,不好意思地苦苦一笑,即便雙腿仍有些發麻,依然故作朝氣地回應了一句「沒問題」。搔了搔臉,阪抱歉著因為自己一時興起而讓對方憂心,旋即拋出另一個問題轉換注意:「金都不會不舒服嗎?」


  「以前禮儀課特別練習過,所以還習慣。」


  笑了笑,金答以平緩而淡然的語調,猶如「禮儀課」只是個司空見慣的家常閒話。


  言迄之際,他注意到阪臉上些許微妙的變化。即使相處了這麼長一段時間,阪仍略顯在乎兩人背景間的差距。或許,真的是成長歷程相去得過於遙遠,在既往的對談中,金向來有這樣的感覺──這一點,恐怕連自己都是一個樣。


  生活習慣上的差異是誰也無法忽視的芥蒂,他們倆都不樂見對方為了順應自己改變而困擾,卻漸漸演變成不敢朝彼此邁進,徒然佇立於原地,深怕著貿然的行動只會打破那樣微妙的平衡關係。


  今天的相聚也不過導因於一個偶然的契機。


  起初僅是單純心血來潮出門,漫無目的地遊晃。回神之際,他才發現,自己竟已佇立於山野家門前。當他準備離開時,阪驀然出聲的熟悉嗓音令他倏地停下腳步。


  既然都來了,就一起過節嘛。


  阪舉起手上的一袋賞月糰子,嘻嘻一笑,欣喜地提出邀請。金雖然有些躊躇,還是留了下來。



  其實海道家不曾有慶祝傳統節日的習慣,有的也僅止於社交場合上的表面形式。身為議員的爺爺總是忙得不可開交,更不用提那些擁有團圓意義的節慶,金從未奢望過一場真正的家庭聚會。他十分明白,那有多麼遙不可及。


  所以,現下的他反倒覺得不太自在……



  「啊啊、真不愧是金……一定很辛苦吧。」


  阪輕輕開口,不疾不徐地打斷了金的思緒。一雙葉茶色的眼瞇成細細一線,他伸了伸懶腰,說話的語氣裡帶著一股稀鬆平常的恬淡──半闔著眼瞼的緋紅瞳仁裡閃爍著驚喜,金詫異地發現,阪並不打算結束方才的話題。


  和過往總是匆匆帶過的尷尬景況不同,阪正嘗試著突破那一道矗立已久的隔閡。


  情緒驀然澎湃高漲,金微微昂起的嘴角勾出了一抹雀躍的笑意──那個人總是能抓準時機行事,多數卻並非是深思熟慮後的行動。他一直以為,那樣分毫不差的直覺不過是阪與生俱來的天賦。


  然而,長久相處下來,在他的勇往直前裡,金感受得到幾分愈發成熟的細膩心思。



  「都是以前的事,已經無所謂了……」


  一句話,金說得雲淡風輕。


  或許不知不覺間,自己也正開始改變──不是遷就於彼此,而是一種自我成長。他欣然接受了這樣的變化,就和山野阪一樣,即使是條漫漫長路,他們依然相互努力著,一點一滴擺脫過往的束縛。


  夜晚悄悄歸於悠然寧靜,男孩們的交談聲音消散於一陣陣吹拂而來的風中。四周靜謐成令人安心的輕鬆氛圍,彷彿旅行啟程前的沉澱,蓄積著未來道路上所需的能量──




  「吶、金,今天晚上的月亮真的好美。」


  抬起頭來,看著高掛天際的那一輪美麗明月,栗色短髮的男孩微微莞爾──他差一點就忘了相聚於此最根本的原因。尚未成熟的年少嗓音輕柔劃破良久的寂靜,他轉過頭來,那張如朝陽般耀眼的開懷笑容旋即無所遺漏地映入金一雙嫣紅眼底。


  「小、小阪!」


  金甚至沒來得及思考,一個衝動便喊出了阪的名字,反應激動得彷彿是欲制止對方的發言一般。他錯愕地瞠圓了眼,臉龐登時燒出一片淺淺的緋紅,一點一點蔓延至耳根子後頭──山野阪究竟知不知道那句話裡所隱藏的涵義?


  蹙起眉頭,阪奇怪著眼前男孩那樣的反應過度,一副困惑地問道:「咦、怎麼了,金?」



  「不……那個,沒、沒事……」

  略顯敷衍般地草草應付一句,金搖搖頭,壓下了險些脫口而出反詰,無奈自省著方才不夠深思熟慮的舉動──看樣子,阪似乎真的只是單純在讚嘆月色之美罷了。



  暗暗嘆了口氣,金自嘲似地輕輕笑出聲來。



  「是啊,真的很漂亮呢。」



  後記:

  唔唔唔說這是突發都沒人信啦www(意義不明
  前幾天和友人討論到「不喜歡太直接的告白」,又剛好遇上中秋,於是就把埋了很久的梗挖出來用了,夏目漱石的翻譯真是太深得我心了啊www(躺)

  總覺得小阪應該也知道這個典故,但當下並沒想到那麼多,等金回去之後才察覺為什麼他的反應會那麼激動,還有最後那一句話的意思,然後一個人窩在房間裡覺得很羞恥(?)這樣www

  另外,在設定時間軸的時候,一直想著介於13到14歲間的事情(尤其是金要到A國留學之前),總覺得成長背景多多少少會讓兩個人之間產生芥蒂,但眼看就快要分隔兩地,才會認真地想做點什麼突破,即使微小到難以察覺,也會努力賣出第一步。

  天啊不知不覺就開始廢話←
  總之「月色真美」真心是個好翻譯(躺)



  註:日本名作家夏目漱石先生在作英語教師時,課堂上要學生翻譯一篇英文,文中的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,男主角情不自禁說出了一句「I love you」,學生有人翻譯成「我愛你」。夏目先生糾正了這個學生,說「這句該翻成『今晚的月色真美』。」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