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MS】兩面觀。

  *自創人物視角。
  *我流設定注意。
  *建議先看完「兩面觀(戴蒙視角)」一篇。



  我一直記得,那樣的紅色長髮,好漂亮,就像葡萄酒一樣的顏色,感覺起來……大人是怎麼說的?很醇、很順又不滑膩,忘也忘不掉。



  我住在埃德爾斯坦大陸上,一個面海背山又偏僻的小城鎮裡面。


  那天下午,中央大街上亂糟糟又鬧哄哄的。大人們說,黑魔法師的軍隊來到城裡巡視,要小孩子快點回家,我卻偷偷溜走,好奇地跑進街道旁的人群裡。人們低頭講著奇怪的話,我聽不太懂,皺了皺眉,只覺得聽起來不太舒服。


  我往前一鑽,擠到人群最前面,抬頭一看,走在隊伍最前方的人,深深吸引了我的注意--他的頭髮,真的好漂亮!咕噥一聲,不知不覺間,我已經衝了出去。


  只聽見人群一陣騷動,我回過神來,才發現自己一頭撞上一個士兵,「砰」地一聲跌坐地上。我連忙抬起頭來,沒有注意近在眼前的士兵,反而看向了站在不遠地方的那個人,那個一身黑色衣服的人。


  他的臉好白,臉頰上還有薰衣草一樣的淡紫色紋路--心裡漸漸冒出一種奇怪的感覺,我吃驚地瞪大了眼,就算他長得和普通人不一樣,我也一點都不害怕。我突然覺得很有趣,就這樣一直盯著那個人。


  總覺得,那個人好像也很驚訝地看著我。


  突然,我聽見「喀嚓」一聲,轉過頭來,錯愕地看見剛剛的士兵,已經舉著黑色長槍,不偏不遺指著我。我嚇得全身發抖,甚至沒辦法站起來。



  「脫隊了,快跟上去。」


  那個人突然快步走了過來,擋在我的前面,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好低沉--唔、原來他是個男生嗎?我眨了眨眼,看著那高挑的背影,莫名地一陣糊塗。我皺起眉頭,還沒有想出個理所當然時,那個士兵已經走回了隊伍裡面。


  然後,我也被媽媽急急忙忙抱回了人群裡……




  那天晚上,大人們把我叫了過去,責備一頓。


  他們說,那個人是惡魔殺手(DEMON SLAYER),身為黑魔法師的軍團長,人類和惡魔的混血兒,是個禁忌又危險的人,要離他愈遠愈好。


  「總之,最近都別出去了。」


  爸爸壓低聲音,手肘靠在木頭桌上,一臉嚴肅地說著。我點了點頭,什麼也沒說。我不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,鼓著臉,一個轉身,快跑離開--總覺得,好奇怪,那個大哥哥,明明一點都不可怕……




  隔天下午,我瞞著家裡的人,又偷偷摸摸溜了出去,跑到城鎮後山丘陵上。我很喜歡那邊的風景,城市美麗的白色可以一覽無遺。


  費盡力氣爬上山坡,我喘了幾口氣,拍掉褲子沾上的野草。向前一望,發現有個人正站在不遠的山腰上--是那個大哥哥!我不由自主地衝了上去,驚喜地拉了拉他那黑漆漆的袖子,想引起他的注意。


  他低下頭來,瞬間愣了愣,隨後一手摀著嘴,將臉轉到旁邊。我疑惑地盯著他,感覺大哥哥似乎想隱藏些什麼……


  我聳聳肩,沒有多加思考,只是拉著大哥哥坐了下來。


  我告訴他很多事情,像是路邊的白色小花開了--媽媽說那叫做荼靡花--還有,家裡的母貓生了一整窩的小貓!那些貓好小,連眼睛都還睜不開。我什麼都聊,雖然幾乎只是自己不停地講,卻還是覺得樂在其中。



  不知不覺間,大哥哥微微笑了--那樣的笑容,就像紅色夜蓮一樣,真的好漂亮,讓人看得入迷。可惜之前他總是板著一張臉,我默默想著,如果大哥哥能一直保持笑容,是不是,大家就不會那麼害怕了?


  「咦、大哥哥笑起來很漂亮呢,為什麼不笑了?」



  很快地,大哥哥收起微笑。我揚了揚起眉,不明白為什麼這麼突然,便脫口而出一個問句。只見他連忙摀著臉,很狼狽的樣子,我嘻嘻地笑了出來,覺得畫面非常有趣。


  那天之後,我就常常跑去找他,在一樣的地方,一樣的時間。和大哥哥聊天總是很快樂,比起大人們說較一般的態度,大哥哥顯得容易親近,或許是其他人的說法,跟自己的感受有天壤之別,「惡魔殺手」對我來說,並不恐怖。


  不知道為什麼,我好希望,能一直一直維持這種關係……




  「回去,然後跟著家人,離開這裡。」


  有一天,大哥哥背對我,這麼說著,聲音聽起來……很難過?驚訝地睜大了眼,我從來沒有看過大哥哥哀傷的樣子。山坡上的風很大,呼呼吹亂了他的長髮,看起來好痛苦、好悲傷,連原本漂亮的酒紅色,也變得不再那麼耀眼。


  我想跑過去,問他到底為什麼要說這種話,卻突然被人抓住。我嚇得往後一看,發現是住在隔壁那個不太熟悉的哥哥。他兇狠地瞪著大哥哥,一邊把我推到他身後,一邊大聲怒吼著:「喂、惡魔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!」


  「你想對這孩子做什麼?」


  鄰居說話的聲音很大,我忍不住摀著耳朵,而大哥哥只是靜靜地,什麼話也沒有說。情況好像不太對勁,我慌張地扯著鄰居哥哥,想要打破這種緊張的氣氛,然而,他並沒有理會我。


  突然,惡魔殺手慢慢張開背上那對翅膀──那對深紅色的惡魔翅膀。我不曉得那代表什麼,但鄰居的臉瞬間變得很猙獰、很憤怒,大罵一聲「混蛋」,讓我嚇得閉上了嘴。他突然用力拉起我的手背,痛得我皺了皺眉,卻不敢出聲,安靜地跟著快步離開。


  我擔心地回頭,望著大哥哥的方向,卻早已看不見他的身影……




  大火燒得很旺,好像永遠不會停止一樣,要把房子全都燒毀。


  鄰居的哥哥一回到城裡,就急著把消息告訴每一個人。大家先是一臉驚訝,然後變得害怕,生氣,不知所措,抱怨著「惡魔殺手」果然冷酷無情--明明、明明就不是那樣!我鼓起臉,想上前說些什麼,卻被爸爸媽媽擋了下來。


  很快地,所有人都逃出了城鎮,逃到了後山上。從高山上望著城鎮,就像一朵鮮紅色的花,閃閃發光,卻不漂亮。


  有人哭了,哭得很傷心,好多人都圍在她身旁,不停地安慰。我卻依然看著山腳邊,看著自己最喜歡的白色建築,不可思議地,當身邊大人們怨恨著惡魔殺手,說他奪走了我們的家園,我卻一點也不同意他們說的話。



  我握起拳頭,突然覺得胸口好痛,好難過--



  我還來不及,和大哥哥說一聲「謝謝」。





  後記:

  其實我一直想嘗試這種寫法,靈感源自於一本繪本,無論從左或從右翻起,都是各自成篇的故事,最後,他們就在正中央交會。可惜繪畫的部分我不夠純熟,做不出這種感覺(應該說,還是得印成實體書才行),只好嘗試以文代畫……只是沒把握能完全呈現那種氛圍。(苦笑)

  第一人稱很苦手,但以第三或第二人稱,都無法做出我想呈現的效果,所以我真的在這兩篇文章上做了一點人生突破。(躺)

  我很喜歡用孩子的視角去寫一個人物,小孩總是那些將世事看得最清楚的族群,然而早就過了看山是山年紀的我,在現下看山不是山的情況,要回過頭去揣摩小孩子的用語,還真的費了不少功夫。老實說,寫文章前我還跑了一趟幼稚園,陪了那些孩子一整個下午,才發現,有時候小孩子喜歡一件事情,真的不需要理由。

  小孩子認得的字彙太少,有時候會沒辦法精確描述,真的令我苦惱了很久。先寫完戴蒙視角緊接著又寫了這一篇,加加減減可能還是會蹦出比較深奧的詞,非常歡迎大家來找碴。(抹臉)

  兩篇可以分開來看,也可以合在一起,後者會更清楚看見,摸不清別人的想法會造成什麼結果,這也是我想說的其中一件事。

  再者就是說謝謝這件事情。老實說,你想道謝或道歉的對象倘若還在,你真的很幸福,把握時間去告訴他你的真心話,不然絕對會後悔一輩子……

  最後,謝謝各位願意看完兩篇這麼長的文章,又看完這麼長一段後記。(炸)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楓之谷MapleStory - ジャンル : オンラインゲーム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