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PMP】紫天蠍的惡作劇。(任務)

  【PMP】任務,解救紫荊鎮的危機。


  「毒薔薇,芳香治療。」

  一聲輕柔令下,佇立於訓練家身旁的一株毒薔薇低鳴一聲,緩緩闔上眼簾,舞動起兩朵綻放艷麗的異色玫瑰,偌大的房室頓時盈溢著毒薔薇特有的馥郁芳香,令人渾身舒暢。

  躺臥病榻上的男孩,漸漸鬆了緊鎖的淺灰色眉宇,白皙臉龐褪去了面有難色的潮紅,原本短而急促的呼吸也顯得平順和緩。一旁,另一個與病床上的孩子擁有神似的容貌的男孩,拋開先前的坐如針氈,輕柔地撥開對方覆蓋額前的紫灰色瀏海,彷彿險些失去十分重要的東西似地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
  他們是紫荊鎮道館的雙子訓練家。

  早先接獲紫荊鎮鎮咎伊捎來的緊急消息,鎮裡發生了嚴重的集體中毒,導因於野生子天蠍群的惡作劇,將毒液注入名產溫泉饅頭中,甚至道館訓練家──雙胞胎弟弟謝露,也無法倖免於難。再者,紫天蠍們無端將神奇寶貝中心的解毒劑全數竊走,傷患們無法獲得治療,惹得紫荊鎮滿城風雨,人心惶惶……

  「謝謝你,梧笙。」

  謝路終於綻開一抹久違的笑意,燦爛地合不攏嘴,向前來的訓練家連聲道謝。後者稍稍一個點頭,示意此僅舉手之勞,即使動作小了些。看著淚水咕嚕咕嚕地在謝路粉紫色眼瞳中打轉,彷彿喜極而泣的模樣,被稱做梧笙的訓練家淺淺莞爾,心底默默浮現了一種安心與寬慰。

  溫柔的笑靨充滿了冬日太陽的和煦溫存,梧笙喃喃自語了一句「太好了」,然而,語音未落之際,木製房門「嘎咿」的刺耳磨擦聲響起,硬是打斷金髮少年。


  「啊、梧笙,你果然在這裡。」

  傳來的是咎伊先生略帶磁性的悅耳男音,卻包含著一種難以掩飾的焦急不安。聞言,梧笙順時沉下了臉,抿抿唇瓣。那樣的語調,任誰都聽得出,接下來接獲的訊息,十之八九是個不討人喜的惡耗。

  不出所料,咎伊旋即匆匆忙忙地要將梧笙拉了出去。後者臨走前不忘留下幾顆藍橘,交付雙胞胎保重身體,才隨著眼前粉紅髮色的男子,三步併作兩步衝了出去。


  一路上,咎伊像梧笙解釋著,方才甫進入城鎮,便請神奇寶貝們分發出去的甜桃,不足以應付重毒的病患,還有一個女孩尚未得到治療,約莫五六歲的年紀,實在撐不住毒性發作而引起的劇烈痛楚,情況十分危急,令人擔憂。

  明白事情的嚴重性,梧笙面色凝重地拋出「快一點」三個字,立刻和咎伊邁開大步,竭盡全力地衝刺,免得徒留任何一絲遺憾。

  尾隨而至一間獨棟的兩層小厝門前,咎伊連忙扣擊門板,向前來應門的男性居民簡單介紹過後,便領著梧笙與毒薔薇踏入民宅內。一進到二樓的臥房裡頭,旋即映入眼簾的,是滿臉通紅如辣櫻的小女孩,急促的呼吸和訥訥呻吟交錯入耳,痛苦難耐的樣子,看來令人不由地鼻頭一陣酸楚。

  等不及旁邊惴惴不安而心急如焚的男子開口,梧笙一個口令,毒薔薇便走到床鋪邊緣,對著女孩幼小的稚嫩臉龐,輕輕柔柔地揮灑芳香治療。不一會兒,女孩子逐漸有了起色,表情亦不再如先前那般難耐萬分。

  「這樣久就好了。」

  梧笙簡短告知,柔和的好聽聲調彷彿有種撫慰人心的魔力。急如鍋上螞蟻的男子一掌摀住了臉,好似欲遮掩那張險些欣喜若狂地旋然而泣的臉,連連說道:「真是太好了,真的很謝謝你救了我妹妹!」


  --不該這樣。梧笙心底默然冒出一個聲音,很淺、很淡。

  梧笙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微笑,不發一語。咎伊見現下情況不大對勁,對男子寒暄幾句,便帶著少年匆匆離開。他嘆了一口氣,耐下性子詢問冷著一張臉的訓練家,那原本好看的面容甚至顯得有些扭曲。

  「人類,不該因神奇寶貝而感到害怕。」

  梧笙講得義正嚴詞,不留分毫還轉餘地。咎伊搖了搖頭,不曉得該對少年過於果斷的言詞表達同意又或者反駁。左思右想,他只得出一個結論。

  「的確,神奇寶貝應該是人類的朋友……」

  「不只是朋友!」

  平板卻凌厲而備感突兀地打斷了咎伊的言論--沒錯,神奇寶貝不只是人類的朋友。一聲朋友只是短暫,一聲夥伴才是永遠,他要的不是一陣子的陪伴,而是一輩子的羈絆。梧笙悻悻然地丟下一句低吼,猛然將毒薔薇收回寶貝求內,一個轉身,連咎伊尚未來得及叫住他,便叫出了盔甲鳥,迅雷不及掩耳地扶搖直上,遠走高飛。

  徒留原地的咎伊無奈嘆了口氣,少年的想法他不是不明白,但有些時候太過武斷與魯莽,只是年少輕狂之下的負面產物……



  俄而,盔甲鳥徐緩降落於瑪魯瑪魯山腳。一聲「辛苦了」,梧笙便將盔甲鳥收回球裡,邁開碎步,踏在柔軟的肥沃火山黑土上,山徑兩旁色彩鮮豔奪目的植物羅列滿坑滿谷--不太像是紫天蠍群會聚集結社的環境啊。梧笙在心底暗暗打了一個問號。

  邊走邊思索著任何一種可能性,突如其來一個黑影自底矮叢中猛衝而出,又倏地閃入前方一處巨大的石穴之中。梧笙低低咕噥幾句,隨即叫出火球鼠,準備直搗黃龍。


  駐足於洞穴入口,灰褐色的土洞垂直壁立,外觀看來大歸大,裡頭卻十分淺短,但見一堆又一堆透明玻璃瓶裝的解毒劑四處分散各個角落,一目瞭然。

  驀地,身後傳來一聲氣憤而尖銳的刺耳叫聲,梧笙連忙回頭,一群紫紅色的小巧身影霎時映入眼底──是他正尋尋覓覓的紫天蠍群!對方好似吆喝一般,結群聚眾,抗議著陌生人類不請自來的入侵。

  梧笙踏步上前,相對應地一隻紫天蠍也望前站出隊伍。牠是小眾族群裡的首領。

  「為什麼,要做出這種事情?」

  閃爍著朝暉般光澤的金髮,一亮一亮地照耀在紫天蠍寶藍色的眼底。梧笙開口問道,語氣聽來有些冰冷,與溫暖的髮色相顯而形成強烈對比。全身如飽含劇毒而渾身發紫的神奇寶貝左搖右晃著自己的尾針,透露出無絲毫應和之意。

  「那些人,並沒有傷害你們。」

  不理會紫天蠍的無視,梧笙顧自地接續話題--倘若人類觸犯了神奇寶貝,那麼遭到反撲而身心重創也是理所當然,這是一種自保,一種在世間生存競爭的手段;然而,紫荊鎮的居民們,不曾有侵害神奇寶貝權利之舉,僅只是紫天蠍們的心血來潮,換得居民們驚慌失措與無所適從,這件事,難以令人苟同。

  --人類這種生物太過脆弱,如同薄而細緻的泡泡,隨意便能「啪嘰」一聲,恣意摧毀。

  「所以,這些解毒劑……」

  語未畢,紫天蠍高高鳴叫一聲,倏地從尾部散射出無數尖銳的飛彈針,快得彷彿要刮出陣陣驚人的破風聲響。孰料,身著奧藍色外套的訓練家,僅僅一個傾身,不費吹灰之力便閃躲過一波波密集而猛烈的攻勢。


  「如果,這就是你的回應。」

  梧笙垂首,髮絲覆蓋下嘴角輕輕勾起的面容若隱若現。一個抬頭,那寒若冰山的冷峻笑意勾起的弧度完美而令人發懼,猶如轉瞬之間,方才的人早已不站在那裡,取而代之,是另一個面貌及其相似的人類。

  見狀,紫天蠍微微顫抖了一下身子,感到一股股寒意逼人。眼前的人類,如同自煉獄而來的惡魔,與早先仍舊心平氣和說話的人,有著判若雲泥的壓迫感。

  一聲令下,火球鼠高喊一聲應諾,背部轟然冒出猛熱烈焰,助長使出的噴射火焰威力備增。倏地不過須臾,四周草坪全沾燃了遇熱烈火,火苗星星點點地舞動,不斷朝著外圈蔓延,將紫天蠍與同伴逕行隔離。無論紫天蠍露出多麼詫異難安的神情,梧笙都不為所動。

  「Let’s battle.」

  輕聲一笑,梧笙青翠綠色的瞳仁裡驀然閃過一絲暴戾,猶如蒼天睥睨眾生、傲視群雄的孤高--那是種不容懊悔逃離的警告。

  眼見對方毫無顧忌的認真模樣,撩起野生紫天蠍號鬥的慾望,揭起兩支進化做針狀的毒螯,迅速向前猛衝,對火球鼠使出蟲咬攻擊,後者閃避不及,正面遭受損傷。紫天蠍乘勝追擊補上追打,火球鼠緊急旋身,背上的火焰灼熱得令攻擊者難以承受,轉攻為守。

  戰場情勢永遠如此瞬息萬變,抓準了時機,梧笙令火球鼠再度補上一記噴射火焰,不偏不移正中紫天蠍,小而輕巧的身軀不堪負荷突如其來的猛烈襲擊,彈飛出烈焰形成的競技場外。於此同時,梧笙冷冽的神情才逐漸回復以往溫和。

  收回火球鼠,喚出盔甲鳥將熊熊火勢一吹而散,梧笙瞅了瞅原先處在焰火外頭的紫天蠍們,包圍著自己的首領,焦慮與擔憂各個表露無疑──自己似乎反應過度了,梧笙暗暗地自責。他湊上前去,飽受驚嚇而惴慄不已的神奇寶貝們戒心大起,直至訓練家一個弧度完美而恰到好處的清淺莞爾,拿出幾顆渾圓小巧的藍色果實,才紛紛褪去敵意。

  「抱歉,這孩子,能先暫時交給我嗎?」

  牠們立即明白這名人類的用意,整齊劃一地點了點頭,以牠們首領現下的傷勢,光憑野生紫天蠍的能力是無法處理的,顧全大局之際,只要是對同伴有所助益之事,牠們都會同意。

  小心翼翼將紫天蠍擁入懷中,梧笙對紫天蠍群們再三保證牠的健康安危,旋即一躍而上盔甲鳥背部,鼓動的翅膀刮起颯颯風聲,直入天際,頃刻間便消失無蹤……



  紫天蠍揉揉惺忪睡眼,不知已沉醉夢鄉多久時間,身上的傷口似乎也經過妥善處理,感覺不到任何一點搔癢或疼痛。睜開眼簾,剎那之間,金髮訓練家的白皙臉龐映照入眼,眨了眨眼,說也奇怪,紫天蠍並沒有任何一絲害怕恐懼,反而十分放心而輕鬆愉悅。

  「這些,給你。野生神奇寶貝不習慣人工的化學藥劑吧。」

  遞出手中的渾圓果實,正是能夠補充體力的藍橘果。紫天蠍欣喜地接過,大快朵頤。見紫天蠍歡欣喜悅的可愛模樣,不自覺地面露陶醉微笑。

  「紫天蠍,我覺得,你很聰明。但不應該用在那種地方。」

  光是從組織大批人力,潛入工廠下毒,竊走神奇寶貝中西大量的解毒劑,而不被中途攔截,種種事實證明,這隻紫天蠍,有著超乎一般神奇寶貝的天賦異稟,可惜誤入歧途,將才能放錯了地方,白白地大材小用。


  「願不願意,和我一起旅行?」

  梧笙大膽地提出盛情邀約。聞言,紫天蠍猶如接獲天大的好消息,歡天喜地地手舞足蹈。牠知道,眼前的訓練家,的確值得牠投效與報忠,跟隨他,或許就能跳脫既往生活的框架,邁向更上一層的境界。

  見紫天蠍興高采烈的樣子,梧笙拉出一抹靦腆的笑意,拍了拍紫天蠍。


  「以後就麻煩你了,紫天蠍。」



  後記:
  招式以五代為主,火球鼠依劇情需要無視等級設定。
  注:「像泡泡一樣『啪嘰』一聲消失」引用自「告白」。
  
  另外,其實這篇沒有寫得很好有點小難過。(抹臉)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