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PMP】是否有榮幸與妳共舞一曲?(任務,草路線)

  【PMP】任務,紫荊鎮毒薔薇的跳舞大會。



  初春時節夜晚的山谷,是毒薔薇年年例行成群舞會的地方。

  清澈澄靜的山泉分流作條條溪河,織成一張綿密而錯綜複雜的水網,沖刷出一片廣大而肥沃的遼闊平原。外圍繚繞繁盛的翠綠樹林,散發植物特有的芳香芬多精,參和著毒薔薇馥郁迷人的甘甜香氣,遍地一派令人心曠神怡的春意盎然。

  野生的毒薔薇們倆兩作伴,相互執起對方赭紅與寶藍色調的玫瑰,井然有序地圍成一個個向外延伸的同心圓,默契十足地蹈起了美不勝收的曼妙舞步。


  這是毒薔薇週年性的盛大晚宴,理當人人歡愉而全心投入的快樂時光,卻有只毒薔薇,獨自孤苦伶仃地佇立於隊伍之外,同伴們滿足的歡樂笑容一一映入眼簾,看得牠心頭揪起陣陣痛楚──牠找不到舞伴,是被拋棄的存在。

  那株毒薔薇本是十分豔麗華美,美得令人動容,傾慕者眾多,熱情的邀約羅列了滿山滿谷。牠卻孤高自傲於眾人如此熱烈的傾心仰慕,無論多少天生麗質的追求者,牠一個個都看不上眼。最後,來者漸漸少了、消失了,轟轟烈烈的追求競賽終告落幕,猶如一場純粹的鬧劇,毒薔薇的身邊頓時空蕩一片,原本的人聲鼎沸倏地消逝無蹤。

  春天的柳風襲來,竟帶著的料峭寒意吹來咄咄逼人,身旁無人可以依偎取暖,徒留夜風撞入周邊樹洞,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嗚咽鳴響。


  一個驕傲的人,結果總是在驕傲裡毀滅了自己。


  曾經有個過路的人類,無奈地對牠說過這麼一句話。毒薔薇當時不明白,也不願費心思去理解,只覺得那人不解風雅、不夠識趣。時至今日,牠才醒悟,這句話涵義竟如此深遠,彷彿是種看破一切的神諭,預言即將發生的未來。

  然而,無論是人,亦或是神奇寶貝,總要等失去了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,才學會珍惜。對那只毒薔薇而言,這嚴苛的教訓,如同被木葉槌狠狠擊中般,敲得牠頭痛欲裂。

  豔麗的緋紅與深澳的海藍漸漸褪去了飽和的顏色,被淺淺淡淡且毫不起眼的粉白色調覆蓋而顯得模糊──自己種下的導因,必須由自己品嚐那結實累累的苦果。


  毒薔薇垂下眼瞼,不願多沾染同伴們任何一絲一毫的愉悅氛圍。


  驀地,從牠身後的草叢傳來一陣嫩葉相互摩擦的細微窸窣聲響。毒薔薇警戒地迅速回身,不敢絲毫分神,專注地緊緊盯著那一片連綿長遠的低矮樹叢,深怕著等一會兒可能突如其來的攻擊。

  俄而,一個從沒見過的陌生人類從樹叢裡竄了出來,有些狼狽地拍開水藍色貝雷帽上縱橫交錯胡亂扎滿的樹枝綠葉。挺直了身,那名人類彷彿有完美主義地仔細調整起歪向一邊的帽緣。

  毒薔薇不敢輕舉妄動,僅僅靜默默地待處原處,觀察著眼前那較自己略微高大的身影──人類少年看著山谷之間一片欣欣向榮的富麗景色,竟不自覺勾起清淺微笑,弧度完美得引人入勝。他正在欣賞,欣賞入眼所及如世外桃源般的春和景明。


  或許這個人,並沒有預想中的邪惡。毒薔薇默默鬆了一口氣,好不容易卸下心中一塊高懸的巨石,然而,牠並不想與人類扯上任何關係,即使他不帶有惡意,和人類站在一定距離之外,確實才是最明哲保身的作法。

  毒薔薇悄悄躡手躡腳地退開,不希望打草驚蛇。孰料「啪喳」一聲,牠一個不留神,居然恰好踩斷那人方才拍落的樹梢細枝。


  少年轉過頭來,青草般柔和的綠色雙眸正不偏不移與毒薔薇四目相交。

  毒薔薇下得動也不動。身著潔白色無袖上衣的少年仍然掛著微笑,一副從容自在地走向毒薔薇,蹲下身子與牠齊高。那人十分知曉,如此舉動會使神奇寶貝減去大部分不適的壓迫感,而毒薔薇的確也稍稍放鬆了原先僵直如同凍結一般的身體。


  「為什麼,不一起去跳舞呢?」

  那人好奇問道,語氣聽來並不刺耳,反而有如一股溫熱的沁流,暖和著毒薔薇冰冰冷冷的灰心喪氣──這名人類是真心期望牠能拋開憂傷而與同伴歡喜地共舞一曲,毒薔薇敏銳的直覺如此確信地告訴自己。

  但牠沒有回應,只是搖了搖頭,墨綠色的葉包隨之飄得一晃一晃,益加明白地訴說著毒薔薇的不願意。牠深刻地了解,不會有任何毒薔薇接受邀請。

  見毒薔薇無作答腔,對方臉龐上不自覺的浮現無奈的神情,如此缺乏自信的神奇寶貝,他還是頭一次見到。伸出那白皙的手,人類欲以細而修長的指尖碰觸那只毒薔薇的面頰,本意是為了慰撫現下那怯懦不已的神奇寶貝,後者卻先是一愣,旋即吃驚詫異地向後踉蹌兩步,連忙避開對方驀然襲來的右手。


  毒薔薇「唔唔」地喊出略帶哭腔的聲音,頭也猛烈地左右搖擺。人與神奇寶貝的語言無以相通,但那人明白,這是毒薔薇所釋出的警訊,牠不希望讓他碰觸,而人類也很尊重地將手收回。

  人們總說愈是美麗的玫瑰,它的刺就愈發劇毒。這隻毒薔薇身上的刺針,相較之下比其他毒薔薇更加明顯,那人在喉頭低咕一聲,思索著這毒薔薇十之八九為毒刺特性,或許牠的拒絕,是出於一片善意,為了保護他免於毒素的攻擊與侵擾。

  「人不行的話,神奇寶貝總該可以吧。」

  他莞爾,襯著那一頭朝陽金般的俏麗短髮,猶如和煦的冬日陽光,優柔的溫存像大晴天一樣普照大地萬物。沒有責備,也沒有悻悻地甩頭拂袖而去,反倒叫出了寶貝球中的喇叭芽,嗺哄著自己的神奇寶貝上前邀請毒薔薇一同漫舞。

  原來是個訓練家啊,毒薔薇暗暗於心下了定論。

  喇叭芽細瘦的支根亦步亦趨紮在地上,推著他走向那株足以迷倒眾生卻隻身一人的薔薇。微微向前一個傾身,如同西方紳士般優雅地鞠躬,探出一葉新嫩青翠的綠。毒薔薇則是一副受寵若驚,瞠圓了那釉黑色的雙瞳,不可思議地盯著喇叭芽──已經多久,無人做出這般殷情正式的邀約?

  毒薔薇哭了出來,任誰都看得出來,那是喜極而泣的感動。見狀,喇叭芽連忙伸手拂去顆顆斗大的淚珠,又對著毒薔薇比手畫腳了一翻,彷彿說著,這不需要哭泣,如果真心感謝,就笑一個,一個美麗動人的笑容是給喇叭芽和訓練家最值回票價的回饋。


  毒薔薇伸出那朵奧藍如海的玫瑰,回應喇叭芽的盛情邀約。後者緊緊地牽住他的花托,逕自執起另一朵絢麗綻放的紅花,領著毒薔薇一步一步跳起優美的華爾滋圓舞曲,徐徐轉著簡單而雅緻圈,朝著毒薔薇群的中心而去。

  原本盡興跳舞的佳偶們紛紛停下腳步,目光為眼前的景況深深吸引──那隻野生毒薔薇的嬌美眾人本就有目共睹,如今牠笑瞇的眼完美地彎成了兩道新月,擺脫往昔的無精打采,開懷而笑的神情使得種種姿態更顯得楚楚動人。牠如願以償地成功攫獲所有同伴的傾慕眼神。


  「梧笙……啊、那隻毒薔薇,看起來很高興呢。」

  身後的茂林裡忽然傳來一陣清爽的男性嗓音,喊著一旁正欣賞著難得一見演出的訓練家。他回首一望──啊啊、果然是從紫荊鎮風塵僕僕趕來的咎伊先生。

  「這次的任務,十分謝謝你的協助。」

  咎伊禮貌性地微微鞠了個躬以示謝意。名為梧笙的訓練家點點頭,以平板淡然的語調「嗯」地一聲簡略回應。咎伊知道眼前這少年的個性,也就不和他多所計較。兩人看著毒薔薇令人目眩神迷的滿足笑靨,一股甜蜜如桂花清香的欣喜便油然而生。

  靜靜地觀賞,直至曲終人散。

  喇叭芽牽著心滿意足而面露幸福的毒薔薇噠噠噠地跑向訓練家身旁,炫耀似地挺直了腰身,對著自己的訓練家展現任務圓滿達成的光榮結果。

  「太好了,毒薔薇、喇叭芽。」

  梧笙笑了笑,以簡短的語句精練表達出自己的滿腔歡喜。朝咎伊微微一個頷首,梧笙丟下一句「該走了」,便逕自收回了喇叭芽。邁開步伐,準備與咎伊一同回紫荊鎮。

  見狀,毒薔薇竟匆匆忙忙地跑到了梧笙面前,揮舞著兩朵瑰麗炫目的薔薇,彷彿對少年的離去感到十足的害怕與依依不捨。那朵鬱藍色的花精確地對準了梧笙腰際上的寶貝球,瞅了瞅,後者似乎明白了毒薔薇想表達些什麼。

  「一起走嗎?」

  他問道,眼前的神奇寶貝欣喜若狂地賣力地點頭。

  梧笙摘下腰間皮帶上的寶貝球,按下中央按鈕令求回復原本大小,蹲下身,輕輕敲擊毒薔薇的額尖。偶然相遇而成了夥伴,在毒薔薇進入寶貝球的那一刻,新一頁冒險才方要開始轉動。

  「那麼,請多指教,毒薔薇!」




  後記:
  註,「一個驕傲的人,結果總是在驕傲裡毀滅了自己。」語出莎士比亞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神奇寶貝 - ジャンル : ゲーム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まとめ【【PMP】是否有榮幸與?】

  【PMP】任務,紫荊鎮毒薔薇的跳舞大會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