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MS】一剪梅。(佩艾)

  *宋詞延伸注意。
  *解釋對照後記。
  *設定微幅調整。


  暮夏的薰風吹拂,伴隨著一陣清幽高雅的芰荷香,如一股襲人淺浪,輕輕撫過艾莉亞臉龐。闔上雙眼,艾莉亞緩緩地自天鵝絨製的紅玉色軟墊上站起身來,享受著殘藕特有的芳香。微風徐徐,刷過她濃密的淡金色睫毛,擺動如隨之起舞。


  紅藕香殘玉簟秋。


  驀地颳起一陣強風,不至於冷冽,卻寒氣逼人。夏末秋初的風帶著些許蕭瑟的商意,總是突如其來,令人難以招架而不堪負荷。艾莉亞連忙拉上禦寒的披肩,如水似的深奧湛藍覆蓋了那原本裸露的白皙雙肩。

  風帶來的味道很香。艾莉亞眨了眨眼,一雙晴天色的藍裡,好奇盈溢。邁開了輕巧的步伐,她順著那股幽香,開始尋覓起這迷人芬芳的源頭。



  不知不覺間,她竟已駐立於一艘巨大的舟船之前。

  花的香味愈加鮮明。

  微微昂首,艾莉亞細細凝視、打量起入眼的景象。她思忖著,這副光景如此熟悉又陌生,那船身是潔淨如雪的純白,邊緣鑲上了燙金的線,柔順而細膩地劃過每一吋木製的船板──倏地,一個墨黑色的剪影閃過艾莉亞空白的腦海。她摀著嘴,滿臉詫異的神情不脛而走。到底是誰?艾莉亞困惑地蹙起眉頭,記憶裡那人的臉龐,竟是模糊一片。

  深深吸了口氣,艾莉亞踏出步伐,走上連結船身的白皚階梯。


  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



  穿過好似無止境的長廊,越過浮滿了殘荷的花池。艾莉亞走上甲板,隨著每一次踏步,底下的木板便「咿咿呀呀」地連串低鳴。那是新製木板尚未歷經磨合而發出的摩擦聲響。艾莉亞將腳步放得更輕,那惱人的嘈雜才收歛地停歇。

  靜靜悄悄地,艾莉亞駐足於甲板最前端。


  黃昏的天空被夕陽染上艷麗的橘紅色調,朵朵雲花綻放如秋菊,亮橙橙地令人炫目,令艾莉亞看得入迷。她淺淺勾起一抹微笑,欣賞著如夢如幻的美麗景色。

  驀然颳起一陣西風,恣意地凌亂了艾莉亞一頭麥金色的長髮。驚慌地壓著耳鬢旁的縷縷金絲,風吹得她措手不及,強勁的力道令雙眸僅能勉強拉開一條細如針線的縫。

  半晌,風停之時,一隻飛鳥近乎同時掠過艾莉亞面前。寶藍色的青鳥乘風劃破天際,隨著緞帶般的尾羽滑過艾莉亞清秀的臉龐,青鳥停歇於她肩上,銜於鳥喙的深褐色卡片緩緩飄降而下,不偏不移落入艾莉亞手中。


  雲中誰寄錦書來?


  ──那是張塔羅牌,正面甚麼也沒有,獨留了整頁的淨白。

  骨碌碌的黑眸轉啊轉,鳥兒小巧如做工精細的玩偶,鼓動雙翅,帶著艾莉亞的視線,飛旋半圈,直直衝向後頭的船艙室。後者提起薄紗裙襬,踩著的步伐噠噠,連忙追了上去。


  艙室的深栗色木門隨著「咿呀」音落而開,艾莉亞鬆開握緊的鍍銀門把,青鳥領頭飛入,逕自盤旋。

  裡頭的空氣充滿著好似新雨後的霉味,些許不適的作嘔油然而生。艾莉亞走到窗邊,拉開了那鑲上金線雕花的木頭窗櫺,月亮溫潤的光輝倏地大肆入侵,灑落房裡每分每寸,不留任何一處例外。


  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


  青色的鳥驀然高聲鳴轉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筆直地衝了出去。一抹藍若寶玉的身影,迅速地消失於一輪高掛天際的完美明月。艾莉亞沒能來得及反應,鳥兒突來的舉動令她一愣而不知所措──青鳥是傳遞音訊的領路人,牠的離開象徵線索盡失。


  垂下眼簾,掌心緊緊一壓執於胸前的塔羅牌,那是艾莉亞現在獨存的希望──奇怪?她微微壓下眉頭,十指竟能牢牢扣住手中的東西。艾莉亞不可思議地睜圓了眼,卡片轉換了型態,化作一朵鮮嫩欲滴的豔麗紅玫瑰。


  思思念念那人的身影驀然清晰,她微微笑著,喜悅的容顏卻不如以往,那彷彿皎潔的圓月般令人驚艷。白皙的臉龐上,浮現的是種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。


  那個人現在身處何方?她不知道,也無從得知。

  只有手中鮮紅的薔薇,被吹來的冷冽清風拂得一晃一晃。


  艾莉亞輕輕嘆了口氣,欠個身,走出船艙。定神一瞧,外頭的景象與剛來時天差地別,刷成了一幕深沉的黑,綴著幾顆星星點點。中央的荷花池也蓋上了墨黑夜色,殘剩的花枯黃了大半,和著堤旁飄落的碎小桂花,隨水而流。


  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


  仔細凝視捧在手心的玫瑰,那人的一舉一動、一顰一笑,自從想起他的模樣,艾莉亞便忘也忘不了──好想見見他,真的好想立刻見到。艾莉亞的心正哭喊著,一個自己也明白無法實現的願望。

  而對方是否也像自己一樣,如此思念不已呢?

  艾莉亞抿抿嘴唇,一陣風從背後吹來,高高捧起他的一頭長髮。順著風勢,艾莉亞望前踏開的腳步,稍嫌怯懦、充滿留念。

  她闔上眼瞼深深一個吐氣,捏緊了玫瑰──她也知道、也清楚,留在此處無濟於事,那個人會不會出現是個無解的謎,她無法以時間為籌碼慢慢等待謎底揭曉。下定決心離開,艾莉亞踏上了最初攀登而上階梯。

  最後,回眸一瞥,艾莉雅離去的背影,顯得依依不捨。


  後來的事情,艾莉亞不留一點印象。當她再度睜開雙眼,竟發現身處自己的臥房,那個洋溢純白色調的熟悉臥室──或許,昨天那一切不過是場夢。艾莉亞眨眨眼,暗暗在心中下了定論。

  下了床,艾莉亞伸了懶腰。上前拉開那扇固定牆上的鵝黃色百葉窗,陽光「唰」地俯衝而下,猶如精靈灑下的神奇金粉,舞動於室內各個角落。明亮的橘黃屬於暖色,溫雅柔和地得令人心曠神宜,昨晚的事情,艾莉亞彷彿全拋諸腦後。


  此情無計可消除。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

  然而,當艾莉亞一個轉身,她的目光不禁牢牢鎖在窗旁那張檜木矮桌上。那朵豔美如方才綻放的紅玫瑰,訝異而不可思議地低聲驚呼:「不可能,怎麼會呢?」


  她笑著,卻也哭著。眼淚如同栓不緊的水龍頭般傾瀉奔流,她克制不住哭的衝動。很難過,艾莉亞無法準確地形容這份愁緒。她不知道對方的用意為何,但絕不是希望看到她如此痛苦難耐的模樣──所以她只能笑著哭,如果他正從遠方看著她,她必須保持笑容。


  即使那將是反效果,但他也會跟著自己笑。他們彼此都不想看見對方的難過表情──執起玫瑰,艾莉亞輕輕將它貼附上自己擦不乾的淚流滿面,彷彿這樣就能感受到對方的暖和與熱度。



  啜泣著,她停停頓頓地,勉強擠出一段問句。


  「吶、佩特,你現在,到底在那裡呢?」






  後記:

  這次選用宋代詞人李清照的詞曲《一剪梅》,當初看到的時候就覺得,這麼優美的詞彙及意境,和佩特與艾莉亞的情況頗有異曲同工之處,然後腦子就一直轉,心緒都圍繞在辭意上頭了。(笑)

  以下語意解釋。

  紅藕香殘玉簟秋。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
  粉紅色的荷花謝了,竹席子已經感到清秋的涼意。
  輕輕地解下(夏天的)衣裳,我獨自坐上船來。

  雲中誰寄錦書來?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
  天上成行的雁兒回來的時候,不替人帶來書信,只有月光照滿了西樓。
  (注一:候雁飛翔時常成群結隊,排作「一」或「人」字型,因此稱為雁字)
  (注二:月光照滿西樓,暗示夜色已深)

  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
  花不斷地在飄落,水不斷地在流著。我們是同樣的相思,卻分隔在兩地愁悶著。

  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  這種愁懷真是無法排遣,剛剛展開眉頭,卻又轉到心上來了。


  以上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楓之谷MapleStory - ジャンル : オンラインゲーム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