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MS】既視感。(佩普)

  *時空錯置注意。
  *或許劇情捏他。
  *虐虐佩特注意。
  「普利特!」

  茫茫人海裡,你發現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。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一個名字──那令你魂牽夢縈千年萬世之名。

  呼喊的聲音似乎被焦慮不安燒灼得乾燥而沙啞。心急地大步向前,纏繞額上那寶藍色的天鵝絨布高高飛揚,彰顯出你不及掩耳的速度。


  他驀然回首,恰巧駐足於你的面前。


  彷彿永遠長不大的稚嫩臉龐映入眼底,令原本急躁不已的你詫異一怔。他困惑地蹙緊眉頭,盯著一身華服的你,墨綠色的瞳仁中,傾洩出滿腹的疑問,無所適從時習慣性地微微抿起下唇,一舉一動都和百年前如出一轍。

  如此熟習卻陌生的感覺使你心悸,無以名狀的奇怪感受猶如群群黃蜂,大舉侵襲著,吵得你腦袋嗡嗡作響──很奇怪,似乎有點不太對勁?在模糊不清的記憶畫面裡,那傢伙的眼眸,是如此深沉的湖泊綠色嗎?


  無解的謎使你落入一語不發的木然--


  「請問,你是在叫我嗎?」


  見你兀自地沉思,對方等不及你近乎遙遙無期的回應,用著童稚的嗓音打斷你半晌的靜默。心頭彷彿有塊巨石轟然碎裂,驚得你回過神來。豁然明白,彷彿早已破碎的零散記憶,飛快地拼湊重整,一張宏大的脈絡圖,完整而清晰地攤開於你眼底──你所尋找的他,並不在這裡。

  輕輕壓下紫烏鴉鑲上金色邊線的帽緣,你試圖掩蓋滿臉尷尬。勉強扯出一抹比哭更難看的苦澀微笑,略顯暗啞的嗓音僅僅留下一句「抱歉」,你欠個身,匆忙而故作鎮定地狼狽逃離。身為怪盜無可比擬的沉著冷靜,霎時消逝無蹤。


  提古爾繡著湛藍海色的白皚羽毛隨著微風搖曳,彷彿代替你表達難以出口的道別。徒留那名男孩,不知所措地佇立原地。

  你甚至不去理會,即使那頻頻落在你背上,螫得人燒灼難耐的求助視線。



  之後,你向村裡的人打聽消息。他們說,那孩子名作伊凡,淺栗色的反翹捲髮、沉沉的墨綠瞳色、鮮少曝曬於陽光底下似的白皙膚色,乃至於手臂上的圖騰,都與傳說中的龍魔導士一模一樣,是切切實實的繼承者──是英雄普利特的傳人。

  你沒有答腔,瞠圓的紫羅蘭色眼底流露出一絲惆悵,彷彿未經磨光的玉石,霧濛而茫然。你才發現,再也看不見那人的身影,突如其來永恆的離別,是如此令人窒息的難過感覺,如同驚濤怒波將你打入悵然的漩渦之中。


  ──身為怪盜的你,反而被偷竊了,是嗎?

  一句話倏地閃入你空白的腦海,那是普利特曾經對你說過的。然而,他並不曉得,不可一世的幻影佩特,竟會被偷竊第二遍。如此發言,著實深刻地扎在你心頭一分一寸,痛楚加劇。一句簡短的話語,是對每一位怪盜無心的嘲諷,如同你現在不加掩飾的自嘲笑容。

  連被多多襲擊時也沒這麼痛啊。你淺淺莞爾。

  飛梭的時光流轉,曾經無聲無息、無情無義地偷走你此生的摯愛。此時此刻,無名的神亦對你開了莫大的玩笑,奪走你曾經信任的夥伴。本以為那傢伙也只是你生平的過客,直到他也悄然離去,你才明白,他確實填補了你心裡因失去而凹陷的空缺。


  百年後的醒悟為時已晚,你懂流逝的生命無以挽回。不論多麼神通廣大的怪盜,都無法竊取一點一滴的時間挪於己用……


  壓抑著近乎潰堤的失落情緒,你不敢出聲,唯恐哽咽的哭腔暴露你不可告人的悲傷,僅以微微一個頜首,向村人致謝。他們你一言、我一語地喋喋不休,說著:真期待那孩子未來美好的無限前景。你也只是一個微笑,取代所有語言。


  你離開的腳步,對盜賊而言,稍嫌蹣跚。



  「那個、請等一下!」

  驀地,一陣清亮而急促的叫喚使你駐足。你望向聲源處,定神一看,酷似普利特的臉龐分毫不差地映入眼簾。默默地作勢回身,舉動冷漠而不予以任何理會。

  不曉得是過於天真,亦或佯裝毫無察覺,伊凡依舊跟了上來,一個箭步繞到你面前。


  「普利特是我一直很崇拜的英雄,我……也一直把他當作目標……」

  他說道,語氣裡滿載的盡是稱羨,同時也透露著一股缺乏的自信。你聽得出來,猶如當時充斥憂慮的,那名龍魔導士說話的口吻,明明強大卻不夠信任自我,能力傳承的同時,伊凡彷彿也繼承了那個人最大的缺點。

  「我是不是不夠資格,所以那個時候,你才會露出那種表情……」


  方才露出的沮喪神情,全被這男孩看在眼裡了啊。你無奈地勾起微笑,好似揶揄著自己的大意。陡然一變的表情弄得伊凡糊塗。

  見狀,你半闔起了眼。稍稍歛起笑容,端正的臉龐浮現出極其成熟的冷靜。伸出手,一種想幫助這傢伙的念頭油然而生,一如當初一把拉起跌坐在地的普利特。百年前的光景彷彿層層重疊於百年後的現下,強烈的既視感猶如龐然巨物,撞得你倍感暈眩。


  或許你能做些什麼彌補,即使只是杯水車薪的亡羊補牢。那傢伙喜歡這個世界,費盡心力奪回了平靜,卻又將重蹈覆轍地落入混沌。眼前的男孩,正步上和他同樣的路,相同的使命,為求保衛家園挺身投戎──或許,伊凡正是普利特親自託付的傳人。



  所以,你在男孩身上下了賭注,如同最初毅然加入抗戰行列。



  伊凡怔了怔,細薄的下唇抿得略顯緋紅,稍稍皺起眉尖,湖水般深沉的綠眸泛起一陣波瀾,對你投以困擾而疑惑的眼神。

  他忖量著,久久才明白你的用意。欣喜地拉開一張洋溢童稚氣息的笑顏,那雙眼瞇成了細而長的月彎;伸出海棠葉大小的手掌,雖仍帶著怯懦而打顫,但捉握你掌心的瞬間,緊實的力道透徹傳達出一份堅定、一份相信──相信你的舉動是種邀請,邀請他邁向一心冀望的未來。


  你細長的手指,以緊緊勾住作為回應。



  「請多指教,偉大的龍魔導士。」






  後記:
  基本上時間:佩特甦醒→等級再度封頂→伊凡覺醒不久→偶然相遇。
  本以中間悄然離去作結,但又覺得佩特不像是會消極沮喪的個性,所以後半段加入伊凡作為轉折。最後一句話,或許百年前,佩特也曾對普利特說過吧。(笑)

  以上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楓之谷MapleStory - ジャンル : オンラインゲーム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