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吾命騎士】不為人知,第十三聖騎。(CH1-2)

※  緣起 - 貳。



  事發之後,艾梅往往是心不在焉、沒法心無旁鶩地習劍──



  ──那孩子是誰?老師為何面有難色?太陽騎士又為什麼棄在頭上……太多太多的問題充盈腦海,思緒顯得雜亂無章。他無法冷靜而鎮定地一一解開所有疑惑,一堆堆糾結的疑問弄得頭彷彿要炸開一樣,卻始終理無頭緒。



  今天也一樣,手中的劍柄依舊握不緊……



  「艾梅!」


  一陣驚呼,喊醒神遊已久了的艾梅。後者瞠目,一臉茫然地看著和自己正與互相習劍的灼髮男孩──奇克斯。怎麼了,他看來這麼慌張的?


  艾梅才剛想開口,詢問奇克斯發生什麼事情,熟知對方忽然拋下手中的劍,一個箭步便朝自己撲了過來!隨後,但聞「倏」地一聲,身旁竟有把劍在空中劃了個拋物線,接著劍尖應聲嵌入地面。艾梅詫異一怔。「奇、奇克斯……」



  「你傻了嗎?」艾梅話未完,奇克斯便搶先怒氣沖沖地罵道。


  「你不要命啦!手裡的劍早被我打飛了,你還傻愣愣地處在原地?你想空手奪白刃不成啊!」




  的確,那劍切切實實是艾梅自己的。



  奇克斯扯開嗓子一連咆哮似地疲勞轟炸,弄得艾梅耳朵嗡嗡作響。他可真的動怒了,還沒看過哪一個人如此愚蠢的!天外飛來的東西,即使是空可樂罐,一般人都會反射性多開吧,何況是把鋒利的劍!輕生也不必佯裝意外事故吧。



  奇克斯斥責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艾梅,見狀,後者有些愧疚,身子瑟縮了一下,以小若蚊蚋般的音量頻頻說著「對不起」三字。


  雖說事後才道歉是稍嫌晚了,不過,看他一臉悔意,奇克斯的怒火亦洩了一大半。



  「唔、真是的……」奇克斯無奈呻吟一聲。隨即站起身,順勢將艾梅拉了起來。也罷,人沒事,就別計較了。他旋身,彎腰時拾起落於地上的劍。



  反觀艾梅則心有餘悸地望著自己的劍──那險些因大意而傷了自己的武器。果真仍是過於在意那孩子,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,單單只由於是老師帶他回來的緣故嗎?倘若不見上那孩子一面,恐怕短時間內是無從得知了。



  他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,猶如嘲諷自己一般。嘲笑自己為了個不認識的人而險些送了性命。



  「艾梅,別再恍神了。」


  「嗯。」


×


  聖殿重重長廊中的其中一條,最悉鬆平常也最為重要的一條主要幹道上,艾梅與其老師,雙雙凝望著一扇不起眼的木門。


  就在方才,孩子們都待在交誼廳之時,綠葉騎士突來地將艾梅給帶離。一路尾隨老師的艾梅,最終駐便足於此門之前──平時被自己當作理所當然似空氣般的存在,只有在偶而興致一來時,才會瞥上一眼的門扉。像如今這樣聚精會神地凝視、感受到它強烈的存在之感,可還是頭一遭。



  仔細一瞧,這門呈現十分深沉的褐色。門面上有幾株浮雕睡蓮,不過磨損的情況尚是嚴重,和一旁的幾處刮痕、以金色線條勾勒的邊緣,斑駁掉漆而露出了鏽蝕,種種恰好一同訴說木門已有一段歷史。




  艾梅專注地端詳這扇門良久,綠葉騎士才緩緩將其給推開。或許起初是想讓艾梅打開房門,讓他瞧瞧裡頭的事物。不過也等了頗久一段時間,他只好打消念頭,自己行動了。



  霎時,艾梅瞠目。



  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個默默坐在潔白如雪床鋪上的男孩,是上回那衣衫襤褸的孩子!雖然沒正面看過他的容貌,但那枯瘦的身形一下子便讓人認了出來!



  可他變得乾淨許多了。長及腰間的頭髮剪齊至頸部以上,微微露了雙耳,釉亮的深黑色秀髮也因洗淨而凸顯光澤。眸子也是一片沉殿似的漆黑,不過,彷彿失了焦距,沒有絲毫生氣一般。而連身的衣著,則從狀似麻布袋的簡便材料,替換成質感較好的白色布料。



  除了右側臉龐纏繞的繃帶條遮掩住一些部分之外,整體言之,那孩子長得算是清秀了……



  「艾梅,這孩子事,你可先別告訴其他人。」俄而,他的老師語重心長地開口。




  ──什麼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吾命騎士The Legend of Sun Knight - ジャンル : 小説・文学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