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吾命騎士】不為人知,第十三聖騎。(CH1)

※  緣起 - 壹。


  十年前,一個大雪紛飛的暮冬。


  自聖殿中央建築的大型落地窗向外放眼望去,無論道路、田野、房舍,一切都懾服於一片白皚。深厚的積雪,是已不曉得下了幾場雪後的成果。



  正常來說,見著如此景象,小孩必定高興地奔向戶外的懷抱,然而,今年卻不盡然。當城裡頭的孩子,紛紛相邀到雪地上留下蹤跡,互扔雪球、同堆雪人、在雪地上推了雪天使……聖殿中的十二個孩子,卻相對興致缺缺。大人們都十分憂慮。


  無可奈何,畢竟,聖殿裡與他們最親近,甚至可說是父親的老師們,已有半年沒回來過了。


  ──何必多管閒事去替那些非親非故的人打仗?


  要怪,就怪提出民族自決原則的傢伙吧!這原則,是多數爭戰的元兇,原意是為了給各民族平等對待,終卻淪為政治操弄的利器。武裝抗爭四起,基於可能波及國家安危,聖殿時不時便祕密派遣聖騎士出征。其實不只光明神殿,就連戰神及渾沌神殿皆有派兵鎮壓。


  六個月以來,小聖騎士們足不出戶,原因沒有別的,正是為了他們的老師而煩心。杳無音訊。雖古人云:沒有消息正是最好的消息。但也不知是真如其所說,還是聖殿上層刻意攔阻消息,讓他們認為一切安好。


  倘若是這麼做的,不旦無法消去心頭擔憂,反而更令人惴慄不安!是孩子們不約而同的想法。




  一個碧綠髮色的男孩,眸子因瞇起而矇矓。手肘凴著中央大殿堂的不鏽鋼欄杆,掌心支著下顎,六神無主似地凝視外面的銀白世界──習慣也喜歡在這種高處向遠方眺望,並非視野好抑或風景宜人,而是因了只需往外一瞧,這兒便是能最早得知出征隊伍回來消息的地方。



  在騎士們出發後的一個月,艾梅只要空下閑來,就會望這而跑。古人所云:登高即思鄉,這舉動的意義,或許就和那是相聚不遠的概念吧。



  何時才能再見到,那似乎永遠追不上的高挑身影?每次回來,不過兩天的時間,他們又再次上了戰場,相處時總是那麼短暫……


  「總是那麼短……老師!」


  男孩驚呼,又驚又喜地看著以太陽騎士為首的隊伍,整齊劃一地踏著步伐,進入聖殿大門。紊亂的腳步聲、大人們傳下消息的聲音,大廳外頭霎時亂哄哄一片。突然,一個髮色如燄火般鮮紅的男孩,無預警地奪門而入。「艾梅,你怎麼還處在這裡?」



  「快點!要下去迎接老師了!」他粗魯地挽過艾梅的臂膀,好似強行擄人般將後這拖出大廳。艾梅愣了許久,便一路被這麼半拖半拉地帶著走。



  不過,艾梅似乎並不介意,畢竟奇克斯本就是不護細行、大剌剌的個性,要他改過恐怕也是多此一舉。而且,每個人都是欣喜若狂了,他這樣或許比想像中的作法好得多。



  終於能在和老師談天說地,等了大半年,就是為了這些時候。艾梅臉上不禁漾起一抹笑意。



×


  聖殿中央建築前的一大片雪地上,聚集著剛規來的十二聖騎士,以及其所有小隊的騎士。紛亂的腳印,一個個騎士壓低嗓子交頭接耳,時不時又偷偷瞄了瞄太陽騎士,尼奧。後者似乎經歷了什麼令人怒不可遏的事情,顧不得優雅形象,板著一張好比審判騎士的死人臉,不苟言笑。


  孩子們興奮地蜂擁而至,沒有絲毫的危機意識。十二個人接續不斷地踏上積雪。



  只有跑在倒數幾位,眼尖的格里西亞驚覺大不對境。驀然駐足,害得後方趕不及踩煞車的喬葛,迎面撞上!他瞪視了眼格里西亞,然而,卻開不了口大罵特罵……也難怪。在他抬起頭來,第一個映入眼簾的,竟是盛怒著的尼奧,論誰都不敢輕易吭聲。



  俄而,眾人皆感受到這股異樣的氛圍,震懾於其下。惟獨雷瑟,仍有膽子動作,雖然並不明顯。他輕輕用手肘撞了撞格里西亞的胳臂,要他朝綠葉騎士的方向看去。



  起初,格里西亞表現些微排斥。要死了!別在這種時候要他有所動靜!陷害人也用不著這麼狠心,於他老師氣在頭上時還四處張望啊!


  但,在雷瑟瞪著凝視的莫大壓力下,逼不得已順從他的意思,看像綠葉騎士。其他人也在好奇心驅使下,不管尼奧是否仍怒火中燒,視線紛紛投向綠葉騎士。



  他懷裡抱了個與小騎士們年齡相仿的孩子,後者一副狼狽。默黑的頭髮沾滿泥濘,因而沒有半點柔順和潤澤,任其不自然地散亂;皮膚附滿了塵埃,全身都灰土土的;穿著破爛不堪的栗色連身服,應該是拿麻布袋做衣服,以應急之用。衣角還有燒灼過,焦黑掉的痕跡。



  一定又是個因戰爭流離失所,成了時代洪流下的犧牲者。



  像營養不良般骨瘦如柴的孩子,靜悄悄地窩在綠葉騎士懷中,然而,姿勢僵硬,猶如一隻與母貓走散的幼貓,看得出十分惴慄不安……他的身子微微顫抖著,或許是天冷的緣故……



  「……看夠了嗎?」同時,一陣刻意壓低的嗓音,遏止了方才小規模的騷動。頓時又是一陣寂寥。



  小騎士們怔了怔,各個挺直身子,立正站好。彷彿隻隻被森蚺盯緊的雛鳥,不敢答腔。若想再多說一字一句,就得先做好搭上覲見光明神之單程列車的心理準備。



  「我問你們,到底看夠了沒有!」



  見他們悶不吭聲,尼奧便拉開嗓子,半罵半問地咆哮道。大夥兒隨即一哄而散,場面就好比遭鬣狗一吼而四處竄逃的兔子群。


  只有艾梅仍杵在原地,猶豫地望著他的老師,遲遲不肯離開。或許是太專注於那孩子身上,而下意識將一切雜訊隔絕。他究竟是何許人也?即便是戰爭後所遺留的孤兒,聖殿也沒有義務收養啊。況且他看來如此虛弱,禁不起一點風寒,要是一個不小心,或許聖殿就會多一條「過失殺人」的負面消息了。艾梅心無旁鶩地默默在心裡分析著。



  見狀,這可急了格里西亞。他連忙折了回來,粗魯地拉過艾梅的手腕,倉皇逃離。免得等會而尼奧真動了怒氣,屆時是會殃及池魚的。


  艾梅先是一愣,隨後便任由格里西亞連拖帶拉地離開。他曉得格里西亞慌張的理由,所以並沒有作勢反抗。畢竟尼奧不管後果的行事風格,是聖殿所有人有目共睹,十分可怕的。還是明哲保身點實為上策。


  不過,對那孩子到底還是一無所知。
  

  艾梅懷著滿腔疑惑,默默地跟著格里西亞踏起小碎步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吾命騎士The Legend of Sun Knight - ジャンル : 小説・文学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