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吾命騎士】青鳥。(微亞戴爾x希歐)

  【吾命騎士】 青鳥。(微亞戴爾x希歐)
  

  

  ──吶、想對誰說些什麼,我替你傳達吧。




  暮夏。



  一個看似約莫十歲左右的男孩,獨自佇立於一處大型池子邊沿。


  和煦薰風參了點池塘水特有的味道及些許芰荷香,輕輕拂上孩子讓太陽晒得通紅的臉龐、恣意凌亂那一頭長及腰間的天青色秀髮;一旁樹上,知了千囀不窮,唧唧聲迴盪耳際。


  或許這是平時都當作享受的靜謐氛圍,此時對男孩而言卻顯得格外嘈雜。他頗為不悅地瞅了瞅四周的林子──真是聒噪!他在心裡頭暗暗咒罵。


  他是希歐˙暴風。身為下任暴風騎士,跟隨他的老師已逾半年之久,卻連最基礎的調動風元素仍學而無成。雖說自己並非是一學就會的天才,但時間可長達了半年!就算自己再沒有才能,也該能隨意令周遭颳起幾陣微風啊!


  埋怨著,希歐忿恨地咬緊牙。既然他沒那種能耐,起初又何苦來角逐暴風騎士之位?是啊,早知如此,他勢必會提前表明不戰而敗,又或許根本不會參賽。反正即便被選上了,也無法做得稱職。



  「可惡──」



  他毫無忌憚地嘶聲大吼。隨手拾起地上一粒鵝卵石,緊握不過一秒,竟竭盡全力朝眼前的榕樹擲出石子。


  唧、唧唧──


  枝幹上的一只秋蟬,被突如其來的搖晃嚇著了。旋即一展薄翅,奮力一搏,慌忙逃離。頓時蟬聲大作……



  「你生氣了?」



  忽然,一陣若有似無的聲音傳入希歐耳中。他猛地回頭,隨即是個坐於樹梢,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男孩映入眼簾。後者身著一襲無袖、短褲的青色連身裝,領子部分還繡了圈純白的羽毛,並打著赤腳。這什麼奇特的穿著品味?希歐給對方投以個異樣的眼光。


  「我的事你不消管!」希歐惡狠狠地吼道。那孩子算哪根蔥能管到一個陌生人的私事了!



  然而,對方不知是沒發現亦或佯裝不曉得希歐的厭惡,逕自淡淡開口:


  「為何遷怒無辜之物?」



  希歐瞪了瞪男孩。這傢伙根本將他的話當作空氣!也罷。既然如此,那他也不予理會了。


  俄而,或許是對方見希歐無作答腔,認為等了不過是虛擲光陰,於是舉起雙手,作了掬水的手勢。霎時,那孩子掌心驟聚源源不絕的風屬性,形成一顆高速旋轉的風球。球體不停擴大,直至團團包圍住男孩,「倏」地一聲,風便立刻散去,男孩也隨之消失無蹤──那人,是個操縱風的高手!


  希歐微微張開小口,臉上露出訝異,但更多的氣憤、忌妒、怨懟卻將其掩蓋過去。難不成,那傢伙是故意來挑釁他的?會操縱風很了不得啊!



  不過,即使心裡頭滿是謾罵,希歐仍十分明白,那大概是他永遠無法達到的境界……


  他一個欠身,低頭,邁開步伐,逃避似地拔腿狂奔。



×


  「我的事你不消管。他說。」


  「這樣啊……那……」


×



  翌日。希歐一如往常,自個兒進入這片深山森林。


  昨晚,他和艾梅及奇克斯訴苦,傾吐認為自己辦不到的想法。艾梅一貫好人作風地安慰他沒這回事,奇克斯則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背,要他別輕言放棄。因此,在兩人的鼓勵下,希歐決定再嘗試一遍、最後一遍。



  他呼了口氣。舉起臂膀,雙手並攏至於胸前。這回勢必得要成功,否則就有愧於苦心教導他的老師和支持他的夥伴……



  「你心有旁騖。」


  希歐一怔,連忙抬起頭來──果然是昨天那愛現的傢伙。他頗不高興地撇撇嘴,沒好氣地丟了句:「你來做什麼?」



  「有個人,要我幫你。」


  聞言,希歐不可思議地挑眉。幫他啊,算了,反正今也是給自己的最後一次機會,姑且先當作是被騙了,照他的意思去做應是無妨。倘若真學不成,就請老師重新選個繼位者吧。


  「隨你便。」希歐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

  言訖。轉瞬之間,男孩已自樹梢一躍而下,站在希歐面前。後者瞠目──既然能控制風屬性令自己擁有遠勝獵豹的速度,當初何不去爭取暴風騎士一職?不一定能力還是歷屆來最突出的……



  「專心。」男孩平淡地說道,卻意外突顯他的認真。他輕輕將手附上希歐掌心,讓指頭相扣住。「不能多想,放鬆精神,必須心靜如止水。」男孩彷彿看透希歐有著煩惱,間接地要求他拋諸九霄雲外一樣。


  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,希歐試著令自己沉靜下來。闔上雙眼,猶如將自己全權交予對方擺佈般。須臾,希歐便感覺到微風源源不絕地從指間灌入,搔得他有些癢。漸漸地,愈來愈多風匯集,於兩人雙掌間各形成一顆栗子般大小的球體。



  然而,希歐卻皺了眉頭──他知道,這全是那孩子所引導而來的風,現在的他,絲毫無法察覺風屬性的存在,更別提是操縱它們了──希歐略感失落,怯懦地想縮回雙手。到底還是沒辦法啊……


  男孩注意到希歐又開始胡思亂想,一副惴慄難安的模樣,便以些許輕柔的語調說道:「鍥而不捨。」他鼓勵著,「有個人要我捎個口信,他說,相信自己。」



  聞言,希歐發出「唔」的呻吟聲。相信,的確,聖殿所有人不皆相信他的能力?躊躇而不予信任的,但剩他自己了──因為不夠相信,所以一直逃避;因為一直逃避,所以限制了自己的進步空間吧。希歐點點頭,示意明白並下定決心,不能辜負大家的期望。



  見狀,男孩臉上樣起一抹笑意。


  悄悄向後退了約三、四步,然後靜靜地看著希歐手裡的風球,體積逐漸增加,直至變成蘋果般大小,仍有許多風屬性被希歐引導而匯聚。後者想當然是發現了,他感覺得到了風元素的流動,猶如一粒粒細小的粉末,周圍裹著大量的風一樣,從指縫中流過。


  ──原來,這就是所謂的風屬性啊。


  希歐迫不及待地睜開雙眼,見了手中的風球和身旁一陣陣旋風,還有站得遠的男孩,他難以置信地瞠目、欣喜若狂地不斷高喊「成功了,我辦到了」等驚喜之語,且笑得合不攏嘴了。



  「喂喂、喂!我辦到了耶!」希歐高興地高舉雙臂,好讓男孩看清楚聚集而來的風屬性。


  男孩莞爾,點頭,而後欠個身。驀地,颳起了陣烈風。由於風勢著實強烈,希歐瞇起雙眸,並將手至於臉龐前阻擋……



  終當風停之時,希歐匆忙又望向男孩原處之地。



  然而他已蹤跡杳然。


×


  當晚,希歐急著告訴老師喜訊,雖說尚未十分純熟,進步神速卻也令他的老師又驚又喜。當然,他亦將神秘男孩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報告了。


  暴風騎士搔亂了希歐的髮絲,頻頻稱讚希歐。甚至還半開玩笑地說,不一定他是遇上青鳥,那人稱的山中妖精呢。不過,希歐不管他究竟為何方神聖,既然受人恩惠,就該向他道謝才是──明天再上山一次吧。希歐決定。



×



  「明天一起上山。」


  「他說的?」


  「……」

×



  「喂、昨天的男生,你在這裡嗎?」


  幽靜的山林間,傳來希歐陣陣的呼喊聲。左顧右盼,不斷地叫喚。或許是聲量稍嫌大了點,一旁的鳥兒全嚇著似地振翅而飛,價價作響。


  「喂……」


  「太大聲。」



  言未訖,希歐便聽見男孩特有的,小若蚊蚋的聲音。他趕緊抬起頭,望向聲源處,有些苦澀一笑,說:「原來你在那裡啊。」


  男孩「嗯」地點點頭。隨後淡淡地吐出一句:「什麼事?」



  「啊啊、我是來向你道謝的。真的……」



  「你該謝之人,非我,」男孩硬生生打斷希歐的話,隨即從樹梢躍下,繞到巨木後頭,一把拉了另一個褐髮男孩出來,「是他。」男孩臉上浮現出好似惡作劇得逞的笑顏。接著一個轉身,竟化作一只青色的長尾鳥,歇在褐髮小孩子的肩頭上。


  褐髮男孩連忙扯出一個僵硬的微笑,嘴裡還碎碎唸著「可惡啊你這傢伙」、「等等回去要你好看」諸如此類的抱怨。然後才又將焦點至於希歐身上。


  他彷彿不怕生,對於初次見面的希歐,仍能侃侃而談。他告訴希歐,青鳥一族是所謂的山之精靈,且各個都是操縱風到出神入化的高手。偶而會化作人型到接上遊走。而這孩子,曾受過傷,恰好被自己收留治療,不知不覺熟識的朋友。


  他搔了搔後腦杓,嘻嘻地笑著說:「有一次我和青鳥上山來玩,剛好看到你,也聽見你抱怨學不成風魔法,所以才請那傢伙幫忙的。」


  「你也知道青鳥他十分在行風魔法,所以就……」



  聽到這兒,希歐一個莞爾。連個陌生人都毫不吝嗇地予以幫忙啊──



  「真的,很謝謝你。」






  「哈哈、所以當時那小孩根本就是亞戴爾嘛。」


  十年之後,位於聖殿裡頭一處臥房裡頭,傳來陣陣哈哈笑聲。


  一名髮色如陽光般耀眼的男子捧著腹部,笑得直不起腰來。手頻頻顫抖,拿著的公文似乎隨時會掉下來。他挖苦似地對著眼前的藍髮男子又笑又說著。後者露出「隨便你怎麼說」的苦澀笑容。


  「吶、這就是全部了吧,太陽?」藍髮男子一手抄起對方持著的文件,有些壓抑不滿情緒地問道。被稱作太陽的男子才稍微收斂些。


  「啊啊、沒錯啊。」


  語畢,對方便旋個身,將天藍色的長髮隨手一撥,便逕自離開──要再待下去,或許就不是死於腎衰竭而是氣死的了。



  一出房門,映入眼簾的,是個穿著一身青的小孩子,坐在大型窗子的橫木之上。後者瞥了他一眼,淡淡地說了「希歐,公文」四字,接著跳了下來,向他走去。男子立刻明白小孩子的意思,他笑笑,並摸了摸小孩的頭。



  「呼嗯、下回請他別為了公文的事情勞煩你跑一趟了吧。」


  小孩子沒有答腔,只是默默地看著希歐,直至希歐邁開步伐,他才跟著踏出腳步。然而,卻是朝著反方向。不過一秒,男孩化成一只青鳥,拍拍羽翼,飛離……



  約莫過了十分鐘,希歐便駐足於亞戴爾房門外。他以食指輕扣門面。裡頭的人耳聞,就要他進去。接著,在互換了一疊厚厚的公文山後,便開始了屬於兩個人的閒話家常。



  俄而,一隻青色的鳥兒飛上亞戴爾房間未關好的窗子上。牠蹲低身子,就像坐臥著一樣。雙眸一瞇,靜悄悄地,偷偷聽著他們倆的對話──


  ──此時此刻,那兩個人,已不再需要透過牠從中聯繫了。



×



  ──吶、想對誰說些什麼,這回,我來替你傳達吧。







  後記:

  私心全開的孩提時代。其實,比起大人,我還是對小孩子較有愛。

  主角選了希歐及亞戴爾,不過後者的出場率實在不高,連作者本身也開始懷疑起初CP的定位到底是怎麼回事。(苦笑
  由於字數限制,所以內文上做了很大的修改。

  還有,斜體字的部份是青鳥與亞戴爾對話,於此說明。

  嗯、另外,在這裡說明一下,文章中的「青鳥」,並非一般所借指的「幸福」,而為「傳遞音訊的使者」,是以中國文學下去做解釋的。至於為何不用西方文學做解釋,應該也是私心了吧。(真的私心嚴重了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吾命騎士The Legend of Sun Knight - ジャンル : 小説・文学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