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【APH】理由。 CH1-3

反正還是一樣,永遠的CH1(你去面壁)。

以下正文。


  亞瑟呻吟。因為他根本不曾向香/港提過也不願提起阿爾的事,突然被要求想知道些什麼,他實在不曉得該從何說起。但,畢竟是他要香/港問的,總不能回絕一句「你沒必要知道」草草了事,屆時十之八九會惹香/港起反感啊。





  亞瑟翡翠綠般的眸子漾起一陣波瀾。這回換作他在猶豫了。





  「英/國先生,真的很抱歉,我……」



  「沒、沒關係!這也瞞你夠久的了。是我自己仍難以釋懷……」



  亞瑟環著的手愈抱愈緊,十指印在袖子上的痕跡越漸清晰。彷彿是在逼迫自己開口。





  「嗯嗯──怎麼說呢,阿爾馮雷德.F.瓊斯,曾經是我的弟弟……」語塞半晌,亞瑟才開始以一堆懷念、不捨和感傷所堆砌的語調,若訴苦般尾尾道來:「不過,畢竟是殖民地,不認同殖民母國的政策是難免的,他們……決定自立為國/家。」



  接下來,亞瑟提的是起源、過程及結果──阿爾,在獨/立/戰爭中勝出,就此和亞瑟分居。香/港聽得入神,畢竟那樣的感覺,他懂。被迫和家人分離,孤單一人時,沒有熟悉的聲音、熟悉的大手摟緊自己,直至不再害怕;身邊盡是陌生人的嗓音,像收音機收訊不良時的窸窣聲,嘈雜不已。





  語畢,亞瑟勾住瓷杯的手把,將杯中香醇的紅茶一飲而盡。抿抿唇,亞瑟滿意地漾起笑容;怪的是,還參雜幾分歉意。他開口:「小香、對不起。」



  「嗯?」香/港瞠目,怎麼陡然說出與前面內容相去甚遠的話題來?



  「說到阿爾那傢伙的事情,就想順便告訴你,你為何來到這裡的原因吧。」



  「英/國先生,這兩者間完全沒有關聯的啊。」香港嘟噥,「是因為哥哥他輸了戰爭……」



  亞瑟輕笑。半晌,便從嘻嘻成了哈哈哈的笑聲。「你們兩兄弟真是一樣遲鈍呢。」他不顧香/港換上了微微難看的臉色,依舊逕自說下去:「那不過是個藉口。即便輸了那場爭鬥,我還是有辦反奪得你的撫養權。」



  香/港無作回應、扁著一張臉。



  「啊啊、不好意思,我失言了。」見香/港皺著眉頭,亞瑟連忙道歉,他也是懂得察言觀色的,方才那番話的確太過份了。「咳、你被我帶回來,是我自己為了滿足自私的心理。」



  他據實以告:因為失去阿爾之後,實在太寂靜了,又恰巧看見王耀那兒有這麼多弟妹,才生現忌妒,從他身邊搶走一個孩子,而剛好挑中了香/港。



  「讓你受了不必要的苦,真的很抱歉……」



  「I don’t hate you.」香/港冷靜地面對亞瑟,說道。後者大吃一驚,不可能吧?他不恨他?它可是硬生生將香/港強行奪走的惡人耶!White lie也不能用得這麼凶啊。「香、小香……」



  「這不是lie。」是的,香/港並沒有說謊。家裡經濟是靠著英/國起步,英/國在地方上的建樹也非屈指可數,算是有慧眼的國/家。正因如此,人民才能擁有較佳的生活品質。而撇開上司不談,單亞瑟對香/港的態度看來,簡直把他當親生弟弟疼愛,若當初不是被亞瑟帶走,說不定還沒有這麼好的待遇。只不過,香/港一直沒對亞瑟坦承霸了。



  瞧香/港一副正經的樣子,亞瑟也就放心相信他的發言了。即使香/港還是沒對他坦白原由,那孩子有他保有秘密的理由,好比亞瑟自己也對香/港瞞了很多事情一樣。





  我明白了。亞瑟臉上浮現這樣的笑顏。香/港也十分了解。





  提起長嘴茶壺,香/港不疾不徐地替亞瑟重新倒滿紅茶。這舉動令亞瑟瞥了眼一旁的茶葉罐,然後拎起它,至於香/港面前。「你應該有發現了吧,這茶葉的香味不太一樣。」



  「是的。」



  「呵呵、讓你猜猜是誰送來的?」



  「……哥哥?」



  「不、是個叫台灣的女孩子。」



  「灣、灣姊姊?」聽見熟悉的名字,香/港驚訝地重複一次那人的名字。台/灣,是那個隔了百年多沒見面的姐姐!香/港的語調中充斥迫切得知她消息的味道。亞瑟想當然爾聽得出來。



  「先前和她做貿易時被託付交給你的紅茶葉。」亞瑟頓了頓,竊笑著,「他是個不錯的女孩子呢,沒錯吧?」



   聞言,香/港清清喉嚨,把臉轉向一邊。「那麼……灣姊姊最近過得怎麼樣?」



  「她啊,和王耀鬧翻、分家了。但她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子,相信她能靠自己在國際上找到立足點的。」



  「這樣啊……」香/港點點頭,示意亞瑟他曉得了。接過亞瑟手裡的茶葉罐,然後放在自己的掌心中、握得緊緊緊,彷彿如此就能感受到家人的溫度般──

  ──那,哥哥呢?


  香/港的腦海裡卻閃過一絲難安。







  「哥哥我想說了,可惜沒說成呢。」



  「用你那種猥褻的方法會說成才有鬼。」



  在亞瑟家門前,法蘭西斯聳了聳肩、揮動到那頭穀色的金髮。面對他的阿爾撇撇嘴,全身散發出不屑的意味。見狀,法蘭西斯揶揄:「你去說不定會比較有用,是吧?」



  「再說再研究──」阿爾邊說邊旋身,邁步,漸去漸遠。

  法蘭西斯扁著臉,「兩個人就不能坦率點嗎?」他喃喃自語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 : APH - ジャンル : アニメ・コミック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